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93-198)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93—

下了课金光瑶站在教学楼门口踌躇,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正犹豫给聂明玦打电话,天空一道炸雷,金光瑶一抖手机好险扔出去。

“成年人淋个雨怎么了。”聂明玦懒得出宿舍敷衍道。

“我拿着东西呢,不敢淋。”金光瑶苦逼道。

他倒是不怕淋雨,可是怀里的报告怕。

“快点快点。”金光瑶催促。

“十分钟。”聂明玦说完挂断。

于是金光瑶在冷风中站了有半个小时。

身边小伙伴要么飞奔要么等人接,一个个走干净了,他还在门口喝西北风。

金光瑶目送边上刚才和自己一起等人的妹子被接走,并接收到一个同情的目光。

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就被人男朋友瞪了。

金光瑶:“……”

何其无辜。





—194—

风雨中聂明玦缓缓走来,举着一把伞。

他把宿舍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金光瑶和蓝曦臣把伞藏哪儿了。

虽然条件艰苦了些,好歹人来了,金光瑶觉得做人要学会知足常乐。

不然没法在这人心险恶的301生存下去。

两个人并肩走,金光瑶小心翼翼护着报告,一把伞还是有点勉强。

金光瑶非常想忽略掉右肩传来的冷意。

就像他完全不想思考路边那几对情侣看他们的眼神为什么让人感到背后发凉。

“大哥,你看过漫画吗?”金光瑶问。

“什么?”

“里面有个经典的撑伞剧情,讲的大多是撑伞的人为了另一个人不被雨淋到,将伞偏向对方,结果自己却把身上弄湿了。”金光瑶说。

聂明玦有些发愣。

对比金光瑶某些时候的拐弯抹角,聂明玦擅长的是直球。

所以他此时下意识沉思金光瑶的话有什么内涵。

并坚信绝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

聂明玦用逻辑学思维联想法探讨这个议题,认为金光瑶做的是一道同理证明题。

同样的撑伞情节,此刻正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所以金光瑶唱的是一出含沙射影,以经典剧情射他们二人兄友弟恭。

聂明玦点点头,难得脸上带了几分和气,“都是兄弟,想夸我直说就好,拐什么弯。”

金光瑶一脸痛苦默默转过头。

其实他只是想委婉的表达自己右肩湿透这一事实

和“你这个混蛋伞打的倒是罩着我点啊!”这一内心的愤怒。

看着聂明玦昂首挺胸迈步走,金光瑶开始明白为什么会有“注孤生”这样一句至理名言。




—195—

在得知蓝曦臣上午坐车回学校的消息后,聂明玦果断把被子晾了出去。

金光瑶啧啧,这都快赶上封建迷信了。

蓝曦臣出门不爱带行李,走的时候是空手,回来却拿了个包。

金光瑶兴致满满冲上去打算抢劫,掏出来一袋中药,再掏还是中药。

“你就是把包吃了里面也没有宝贝。”蓝曦臣站在一旁道。

经历了一场嘘寒问暖,又被拉着扎了两回针,他觉得回家比上课还累。

“我只是不小心露出了疲惫,就被开了一包中药。”蓝曦臣可怜巴巴抱着药讲自己回家的经历。

比如被蓝启仁逮到医院十分严厉地给自己做了一下午的思想教育。

比如不小心看见蓝忘机把自己做的爱心午餐喂给垃圾桶。

“你叔父是老中医?!”金光瑶听完,顿时看向蓝曦臣的目光里带着神往。

“他是大学教授,我家世代教师,他以前的同学才是中医。”蓝曦臣摆手解释,“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忘机居然把我做的东西偷偷扔掉!”

还是偷偷的,背着自己那种。

聂明玦摸摸下巴,考虑的比较长远,“你不是家里长子么,不用继承家业?”

“这算什么家业,不过叔父确实想让我以后考了博士做教师。”蓝曦臣说,“我们先聊重点好吗?关键是那是我辛辛苦苦做了三个小时的午餐啊。”

期间还不小心切到手指流了有5cc的A型新鲜血液。

多么用心良苦。

“蓝叔叔那么关心你们,你不做教师他会很失望的。”金光瑶更在乎长辈的感受。

“能混几天是几天,逃不过了再说。”蓝曦臣很洒脱。

大家没有问题要问了。

说完了蓝启仁,蓝曦臣终于能跟室友们谈谈蓝忘机。

但当他再抬头,聂明玦和金光瑶已经走了。

蓝曦臣顿生被全世界抛弃的孤独感。

并好奇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让两人变得如此和谐有默契。




—196—

原来在301蓝曦臣经常会提到一句话,家里管的严。

看他的样子,聂明玦还真没法把他跟管的严联系起来。

“蓝叔叔怎么生了你这个傻儿子。”聂明玦曾感叹。

事实说明,蓝曦臣不是蓝启仁生的,蓝启仁也生不出什么。

至于蓝曦臣的亲爸亲妈,可能正坐着天国游艇遨游太空。

于是金光瑶想想换了种说法,“蓝叔叔怎么养了你这个孽子。”

其实蓝启仁对家里俩小孩还是很照顾的。

从他给蓝曦臣看一圈病上便能看出来。

他在孩子身上寄予的希望大,自然要求多。

同时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说着让独立,隔仨差五又忍不住打电话。

有一次蓝曦臣不在,是聂明玦接了蓝启仁的来电。

四十多岁的人,说话声音清亮,问的大部分都是吃的好不好睡的怎么样学习要努力之类的。

真是个负责的好长辈,聂明玦觉得自己可以借鉴学习一下。

要是对方没有把自己当成他大侄子教育了整整半个小时,就更好了。




—197—

然后聂明玦发现蓝曦臣的联系人列表填的都是人名。

“厉害不?这样就算是被绑架人也没法威胁我家人,手机丢了也不怕被人拿来发诈骗短信。”蓝曦臣得意道。

每个都是人名,连亲近关系的人都找不出来。

金光瑶仔细想了想蓝曦臣被绑架的场景。

又仔细想了想手机联系人列表能拿来做什么。

深度剖析诈骗,绑架,抢劫,行窃几项犯罪行为的依据。

金光瑶表情复杂,“绑匪不知道你家人是谁,他不会问吗?”

“我不告诉他。”

“你不怕被撕票?”

“……对哦。”

“如果我捡到你丢失的手机,想通过联系人敲诈钱财……”金光瑶继续说,“我肯定会群发啊。”

管你是家人还是朋友还是陌生人。

短信诈骗赚的就是概率的钱。

于是大家的表情都变得很复杂。



—198—

“我觉得在这个宿舍里的人都被曦臣上了一个debuff。”去球场的路上,聂明玦对队长二狗说。

“只要他一开口,他的智商就会选择性离开本体加到其他人身上。”

“而相对的,剩下的那个人会收到类似磁场波动影响,双商变化视他本体智商减少程度而定。”

“给我点时间,我觉得我能求出那个关键的阙值。”

然后找出蓝曦臣身上藏着的惊天大秘密。

聂明玦突然发现自己身负重任。

完全忽视一旁全程懵逼脸的队长。

评论(7)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