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41-247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41—

聂明玦这个人最可怕的一点便在于认真。

换个词叫说到做到。

就好比

有天蓝曦臣说要去抢银行,那么你会在宿舍看见他在玩游戏。

有天金光瑶说要去抢银行,你会在ATM看见他在取钱。

若是有天聂明玦说要去抢银行,蓝曦臣和金光瑶会吓得守在银行门口堵人。

因为他是真打算抢银行。

所以当一页页条理清晰的函数解析式出现在眼前。

俩人毫不怀疑,聂明玦确实在用数据流打篮球。

“我今天才知道,你还是个数学人才。”蓝曦臣感慨万千。

毕竟他的智商还停留在二次函数和等边三角形水平。

听完聂明玦默默收起草稿。

他不想探究蓝曦臣口中隐含的昨天他是什么形象。

直觉告诉他绝对没好话。






—242—

“大哥要是说他想抢银行,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报警。”金光瑶唏嘘不已。

一个用侧方风速解篮球运动轨迹的人,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还想多活几年,小叛徒。”聂明玦想把他脑壳打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这可是在天朝,抢谁也不能抢国家。

抢人可以赔偿,抢店可以坐牢,而抢银行会被枪毙。

“怪不得国内抢银行犯罪率比你英语成绩绩点还低。”蓝曦臣若有所思的说。

学数学可以计算函数,学物理可以求质量守恒,而学英语只能在球场上对暗号。

还用的都是简单词汇。

所以聂明玦不学英语。

这么一想,蓝曦臣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人会偏科。







—243—

“我知道为什么大哥英语不好了。”蓝曦臣说。

“因为打篮球用不着英文。”蓝曦臣又说。

“阿瑶五音不全,因为解剖不需要唱歌。”蓝曦臣继续说。

“晓星尘是个灵魂画手,因为玩游戏不需要绘画。”蓝曦臣叭叭个没完。

四句话就黑了三个人。

其中两人还是在场群众。

早已不是当年段位的聂明玦与金光瑶慢慢抬起眼。

“以此类推,蓝曦臣为什么不学习?”聂明玦发问。

“因为靠吹箫走天下的男人,不需要学习。”金光瑶一字一句认真道。

蓝曦臣:“……”

“能不提吹箫吗?”被老铁扎到的蓝曦臣心痛不已。

当年那些纯洁善良的小伙伴都到哪里去了?

蓝曦臣坐在校车里,发觉自己离幼儿园越来越远了。








—244—

事实证明,人都是会变的。

有的是有意识的主动改变。

比如买东西从不还价的聂明玦,在金光瑶和蓝曦臣的长期摧残下开始能言善辩。

有的是不可抗力下的被动变化。

比如开学有一个东北人的晓星尘他们宿舍,大三变成了三个东北人。

“哪三个?你们宿舍不就四个人吗?”金光瑶奇怪的问。

“二狗一个,栓子一个,宋岚和我一人算半个。”晓星尘边撸boss边说。

“你说话听着也不像东北的。”蓝曦臣说。

“噶哈呢,快奶我一下。”晓星尘躲了一波伤害,“啊?你刚说什么?”

蓝曦臣:“……”

金光瑶:“……”

那一刻,金光瑶和蓝曦臣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东北话的力量。






—245—

后来蓝曦臣试探性地问金光瑶自己有没有不经意用过方言。

毕竟这种无形降低逼格的事情。

并不适合发生在老蓝家的绅士身上。

金光瑶想了想,摇摇头。

“喝多的时候也没有吗?”蓝曦臣继续问。

“没有,你就是发疯的时候也用的标准普通话。”金光瑶安慰道。

蓝曦臣松了一口气。

选择性忽略了金光瑶语气里浓浓的怨念和埋汰。






—246—

“不过你那天喝醉说过梦话。 ”金光瑶顿了顿又说。

“我说什么了?”蓝曦臣一怔,警惕的问。

“你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们了,还说死后要把遗产留给你弟。”金光瑶笑着说。

“……我密码是多少?”蓝曦臣觉得背后发凉。

“嗯……我想想,好像是生日后六位?”金光瑶不确定的说。

“……”蓝曦臣面无表情。

“我开玩笑的,你那天扯着我和大哥唱了一晚上歌,别的什么也没说。”金光瑶见蓝曦臣变了脸色,无情的嘲笑他许久。

被吵的一晚上没睡的委屈也平复了不少。

然后金光瑶笑着笑着,笑不下去了。

因为蓝曦臣依旧面如死灰。

“……”金光瑶灿灿的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死死的盯着金光瑶。

“……卧槽。”不小心戳破机密的金光瑶震惊了。






—247—

那天金光瑶是被蓝曦臣赶出来的。

蓝曦臣恼羞成怒,用扫把和簸箕像扫垃圾一样把他扫了出来。

聂明玦刚上楼就看见蹲在宿舍门口泪流满面的小伙伴。

“你在这干什么?”聂明玦吓了一跳。

晚上楼道灯光暗,他有种一不小心会将人踩死的错觉。

“大哥,我好像发财了。”金光瑶幽幽的声音从脚边传来。

聂明玦借着灯光看去,金光瑶身上脏兮兮的,表情晦暗不明。

看的聂明玦脚底发麻。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金光瑶盗墓刚回来。





凹凸鬼天盟(江南皮革厂)

*凹凸世界
*爱到深处自然黑
————————————

凹凸鬼天盟
凹凸鬼天盟
最大传销组织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鬼狐天冲
坑蒙拐骗,坑蒙拐骗
欠下了欠下了3.5个亿
小姨子都不带逃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面具抵工资抵工资
原价都是一百五二百五三百五的面具
统统二十块
二十块二十块统统二十块
统统统统统统二十块
鬼狐王八蛋王八蛋鬼狐
你不是人你不是你不是人
一百五二百五三百五的面具
统统二十块统统二十块
鬼狐王八蛋王八蛋鬼狐
你不是人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
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
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
你让我让我撸尾巴毛
让我撸尾巴毛




【魔道大学301】(236-240)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携三尊祝大家开学大吉吧#

————————————




—236—

这个梗让蓝曦臣挑出来笑了好久。

见到金光瑶笑,见不到自个一个人也笑。

自己笑完,还要拉着别人一起笑。

听完蓝曦臣一顿解释,晓星尘表示:咱们大临床学生自然处处出彩。

连腿都比你们音乐系的长。

一米八大长腿蓝曦臣表示不服,“凭什么?”

“你看你们班长。”晓星尘说。

蓝曦臣心服口服。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身高长相和所学专业并没有绝对关联。

但所学专业一定会在日常生活中对那个人产生极大影响。

“自从学了临床,我在家切鱼片的水平都提高不少。”金光瑶感慨道。

原来看见一个人,那是整个人。

现在看见一个人,是分块的。

虽然这条悖论在后来被全体临床学生推翻。

眼神不好的是金光瑶,临床拒绝背锅。






—237—

不得不提,专业对人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

即使其中更多的是外行人对一些特殊专业的想象。

“曦臣会很多乐器吧?”谈及特殊,晓星尘自然联想到艺术生。

“是啊,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在自家场地毫无顾忌,蓝曦臣只管吹逼。

实际上301的人从没见他用过箫以外的东西。

宿舍里倒是放了一架古琴,平时挺注意保养,盖着防尘布。

一盖就是大半年。

聂明玦推测那可能是珍藏版。

金光瑶说那叫厚葬。







—238—

“你什么时候学了十八种乐器?你不就会吹笛子吗?”聂明玦无情地戳穿他。

考虑到这辈子也许都没法让大哥分清什么是笛子什么是箫,蓝曦臣只好耐着性子。

“箫是从小练的,大学我跟着班长学了萨克斯。”

虽然小班长夸他的萨克斯可以用来牧羊。

“上学期期末你们在复习的时候,我还跟着班里妹子学了口琴。”

虽然妹子夸他的口琴吹得人垂涎欲滴。

“这学期如果有机会,我还能再学个大号。”蓝曦臣兴致勃勃道。

金光瑶很给面子地数了数蓝曦臣口中的十八般乐器。

口琴,萨克斯,箫。

把口哨也给他算上。

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了。

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发觉,它们都属于吹奏类。

于是一致友善的总结道:口活不错。

蓝曦臣听了想打人。







—239—

其实会乐器的人在各种场合都比较吃香。

拿蓝曦臣他弟蓝忘机举例子。

一手古筝,出席了自幼儿园到高中所有校内外活动。

大到联合庆典,小到才艺展示。

从一闪一闪亮晶晶弹到高山流水十面埋伏。

后来蓝忘机技艺愈发精湛,也不弹什么名曲了。

就逮着一曲“问灵”往死里弹。

大到校庆节目小到班级聚会,全弹问灵。

蓝曦臣也不知道那群人究竟是来听琴的还是来看帅哥的。

一首曲子弹了三年,都听不腻的吗?

“都是亲兄弟,我怎么没见你受欢迎?”聂明玦心下一对比,疑惑不解。

哥俩上的是同一个初高中,按理说蓝曦臣不应该比蓝忘机差太多。

“因为我擅长的是箫。”蓝曦臣痛苦的回忆道。

“乐器也搞种族歧视?”金光瑶惊讶的问。

“是拿箫的姿势霸气不足?还是你吹的样子太过草莽没有气质?”聂明玦接着问。

蓝曦臣摇摇头,“也不是因为那个。”

当时校内有个文艺演出的选拔赛,是几个高三学长负责的。

进入决赛的除了蓝曦臣还有一个钢琴选手。

最终评委选了那名弹钢琴的学生。

而对于蓝曦臣,大家给出的回复是:钢琴比箫更适合出席正式场合。

“他们说吹箫听起来不太文明,还问我会不会吹笛子。”蓝曦臣心情复杂的说。

“吹箫怎么就不文明了?!”蓝曦臣越想越生气。

他早就过了吻管会流口水的年纪了好吗!







—240—

一旁金光瑶和聂明玦同时陷入了沉默。

比起路途坎坷的蓝曦臣,聂明玦觉得自己的兴趣百利而无一害。

学什么特长技艺都不如身体健康来的实在。

“你也别搞什么大号了,听着一样不文明,跟着我们物理的学打球吧。”聂明玦诚恳建议。

“打篮球跟物理有什么关系?”金光瑶奇怪的问。

聂明玦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你不懂,我们物理系的人投球那么准,都是计算过抛物线和加速度的。”

然后当场演算了一遍标准场地从篮筐到投球线的抛物线公式。

把金光瑶和蓝曦臣看的一愣一愣。

此时此刻聂明玦如同神袛般散发光辉。

俩人突然觉得,什么白玉箫萨克斯

在会演算的强大工科男面前,全都黯然失色。





我觉得我是一条锦鲤……感谢大佬队员们带躺

好了不玩了我要安安心心撸301了

连铂金都上不去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写魔大301!

【魔道大学301】230-235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节日快乐#

————————————



—230—

与蓝曦臣秉持的放养式教育相比

操心惯了的聂明玦对青少年身心成长更加负责。

就像他对聂怀桑要求的那样。

我的弟弟可以不优秀,但不能自弃。

不必至善至美,但不能以恶小而为之。

但蓝曦臣却认为,不应该过多限制孩子的自由。

后来聂明玦把金光瑶放回来,就这次事件与蓝曦臣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

“怀桑小时候逃课,被我逮到揍了一顿,他就知道好好学习了。”聂明玦回忆着举例。

蓝曦臣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从不逃课。”

“怀桑小时候一看动画片就入迷,被我抓着揍了一顿,他就知道好好写作业了。”聂明玦接着举例。

蓝曦臣接着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只看新闻联播。”

“怀桑小时候考不及格不敢找我签字,被我逮到作假签名,揍了一顿,他就知道考试要及格了。”聂明玦继续举例。

蓝曦臣继续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只考满分,他升初中那年我练会了第8种签名。”

然后聂明玦实在举不出什么能推翻蓝曦臣的例子。

他面无表情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一脸无辜看回去。

此时此刻聂明玦无比深刻的理解到

为什么有人会说出“别人家的孩子”这句话。





—231—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而原本被逮到小板凳上准备集体批斗的金光瑶

已经被遗忘到北冰洋之外。

淡定围观全程,金光瑶一边心疼被揍大的聂怀桑,一边把最后一片薯片吃完。

他觉得今天这会可能开不到自己这了。

毕竟再晚一会儿,俩人都有社团活动。





—232—

说起社团,聂明玦又恨铁不成钢。

“你就不能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像曦臣那样出去吹个笛子也比在宿舍里好。”聂明玦教育道。

“大哥……我吹的是箫。”没等金光瑶开口,蓝曦臣忍不住插话。

“有区别吗?”聂明玦一顿,顺理成章转移注意力。

“当然。”蓝曦臣说。

“多大区别?”聂明玦又问。

“很大,外观、原理、声音……”

蓝曦臣还没说完,聂明玦出言打断。

“像篮球和躲避球的区别一样大?”

一句话把蓝曦臣噎成哑巴。

像当初聂明玦拉他一块打球,满场吼着“接球!别躲!跑什么跑!”时一样。

任你有理有据,在黑历史面前啥也不是。

看着俩人又理论起来,金光瑶冷静的在一旁装瞎子。

掐吧掐吧,互相掐起来就没人掐他了。





—233—

这辈子金光瑶也不会告诉他俩,自己本来是有社团的。

更不会说,他还参加的健身社。

更更不会说,他第一天去就被团里满满的壮汉惊呆了。

更更更不会说,他悲愤地当天晚上就找理由退了社。

金光瑶不怕自己底子差。

也不怕后天努力难。

就怕说去健身,社里一群肌肉男。

说去补习,班里一群优等生。

那感觉和跟骨瘦如柴的人相约一起减肥差不了多少。

真是苦逼极了。





—234—

其实金光瑶很小的时候便认识到自己身高是个劣势。

大学进了301后体会更甚。

看着188的蓝曦臣和192的聂明玦。

就像眼前站了两座山。

金光瑶心很痛,但他无可奈何。

都说自我暗示可以增强人的自信心。

“国内男性平均身高是169.7,我还多了0.3呢。”金光瑶时常自我安慰道。

这一官方调查数据让他欣慰了许久。

直到蓝曦臣告诉他,官方还说了,山东男性的平均身高是175.44。

一桶冷水从5.44厘米高空浇下来。

“作为一个拉低了全省男性平均身高的人,你有什么感想?”蓝曦臣举着水杯采访他。

那一刻金光瑶真的很想往里吐口水。

聂明玦听了这事,安慰他说,“身高只是一方面,你有自己的强项,何必在乎那些。”

“低就低,那又怎么样?”聂明玦理直气壮。

大哥就是大哥,说话自带威信。

把金光瑶感动的一塌糊涂。





—235—

当大家的思维还沉浸在那番正能量的发言时,聂明玦想了想,又问。

“你真有一米七?我怎么感觉少点……”

说着站在金光瑶身前用手比划着。

金光瑶的感动僵硬在脸上。

蓝曦臣十分确信,那时候他听到了有东西碎裂的声音。

后来班里组织填写信息。

表格下发到以宿舍为单位的学生手上。

作为301宿舍长的聂明玦,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无意间看到金光瑶那页单子。

“特长”一栏里鲜明写着三个字

——腿特长。

聂明玦:“……”




疯狂安利这个ID叫“wlop”的太太。

Ta的每一张图!都超高清!美到爆表!美到窒息!美到面目全非!

从p站追到lofter!

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点红心到手酸!

【魔道大学301】272-279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72—

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就像质量守恒定律,能量总是不变的。

就像你得到了一个枣,总要再挨一拳。

每个人都有长处短处。

每个人都能喜欢自己,也都能挑剔自己。

世界不存在完美无缺。

“所以,有什么话咱们回屋好好说行不?”蓝曦臣说。

“真不笑了,再也不笑了。”蓝曦臣继续说。

“阿瑶你冷静点,人生如此美好,未来的路还很长。”蓝曦臣接着说。

“二哥向你认错好不好?”蓝曦臣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循循善诱。

然后抓住一刻松动的机会

帮聂明玦一起把扒在阳台窗口寻死觅活的金光瑶拽了下来。

关窗,锁门,一气呵成。

“躲,接着躲。”聂明玦变脸比翻书还快。

金光瑶久违的四下逃窜并想泪流满面。





—273—

人都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比起金光瑶对增高增肌的情有独钟

蓝曦臣收藏里那一连串充满人与动物友爱气息的视频就显得亲切多了。

在看到100多条各式各样的撸猫撸狗撸老虎狮子豹子海豚虎鲸狐狸企鹅水濑猫头鹰视频后,聂明玦沉默了。

“这不是我的号。”蓝曦臣拼死挣扎。

早已习惯的聂明玦也不戳穿他。

只慢悠悠当着他面点开一个视频。

蓝曦臣眼中瞬间充满星光。

慢悠悠又点开一个视频。

蓝曦臣全身散发粉红色泡泡。

收起手机,聂明玦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扭头问金光瑶,“金大夫,这种情况患者应该送哪个诊室?”

金光瑶熟练地回答,“没救了,送太平间吧。”

“……”蓝曦臣面如死灰。





—274—

后来大家讨论得出结论。

蓝曦臣这个情况,大致属于心理问题。

往下可以划入撸物成瘾科。

具体表现为单身久了看个鱼都觉得眉清目秀。

“原来你那么想养宠物啊。”金光瑶这会儿心情平复不少。

因为蓝曦臣小动物杀手的体质,原来聂明玦和金光瑶没少埋汰他。

现在想想竟然有点小心疼。

每天偷偷摸摸抱着手机看小动物,却一个也不能养。

那种可望而不可及,遥远的希冀。

在很长一段时间成了蓝曦臣不为人知的信仰。

“其实坚持一下总没有错。”聂明玦安慰的说。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

总不能因为养死几只仓鼠就一棒子把蓝曦臣打死。

“不养了,怕遭报应。”面对俩人的撺掇,蓝曦臣平淡摇头。

一副看淡尘世,超然物外的样子。






—275—

见状俩人有点于心不忍。

经过讨论他们认为

自己作为一名称职的兄长和一名关爱兄长的好弟弟

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上

都应该给予蓝曦臣更大的支持。

金光瑶提议选择出最适合蓝曦臣体质的小动物。

让二哥在大学四年内实现他的夙愿。

“首先,我们不能违法。”

秘密严肃的商议中,聂明玦十分正直的列出条件。

他忘不了视频里那群被人类抚摸地呜呜叫的狮子老虎们。

不得不说,看起来似乎确实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可这玩意要是搞回来。

“国家会送我们一对镯子,一间屋子,一身衣服。”金光瑶头脑清醒赞同道。

“其次,还得生命力顽强。”聂明玦又说。

否则两天嗝屁一个,三天消逝一个。

蓝曦臣连给它度头七的工夫都挤不出来。

“没错,最好能吃饭靠空气,生活靠自信。”金光瑶跟着补充道。

“尽可能就算养死了也没什么愧疚感。”聂明玦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金光瑶若有所思。





—276—

第二天,他往蓝曦臣面前撒了一把纸团。

“几个意思?”蓝曦臣一愣。

把我这当垃圾桶呢?

“我和大哥帮你选了几样礼物,你抓阄挑一个。”金光瑶解释道。

“又不是逢年过节,你们给我送什么礼物。”蓝曦臣哭笑不得。

“那就当生日礼物。”金光瑶说。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坑?想套路我?”突如其来的关爱让蓝曦臣警惕。

“我们只是想关心你。”金光瑶真诚的不能再真诚。

在真诚的目光下,蓝曦臣将信将疑拿起一个纸团。

“还编号?这么神秘。”纸片上只有一个阿拉伯数字2。

过了几天,蓝曦臣接到一个陌生来电。

“喂?你是……呃,全宇宙最帅的蓝曦臣吗?”对面人说。

蓝曦臣听完呆滞了有三秒,随即波澜不惊。

“对,我是。”

“来领下快递吧,在你们校门口。”

“好的。”





—277—

然后他拿到了一只大耗子。

不是什么仓鼠,也不是什么灰鼠,更不是伊丽莎白鼠。

就是下水道里住的老鼠。

蓝曦臣:“……”



—278—

聂明玦回宿舍的时候,正看见蓝曦臣坐在地上和老鼠大眼瞪小眼。

“……你盯着它干什么?”聂明玦复杂的说。

“我要用我真诚的眼神打开他的心。”蓝曦臣目光炯炯。

“真诚地把它包起来?”聂明玦看着围的紧紧的一圈毛巾问。

“黑暗潮湿,才能营造家的感觉。”蓝曦臣又说。

“……”聂明玦眼神充满悲痛,“那你没事干放什么大悲咒?”

音乐环绕在整个宿舍,震的聂明玦脑壳疼。

他总算知道在走廊听到的装修声是怎么回事了。

蓝曦臣抬头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坚定。

“我要从心灵上感化它。”

聂明玦一时脑子发懵。





—279—

过了许久,他僵硬地放下书本。

从垃圾桶里翻出金光瑶做的那几个阄,一一看了。

然后把老鼠连带笼子一起扔了出去。

然后把刚回来的金光瑶也扔了出去。

“大哥!你不帮二哥养宠物了咩?!”金光瑶用力扒住门框。

“养个屁,光是养你们俩我就能早死二十年!”聂明玦啪的一声关上门。

丝毫不讲情面。

他发现真正有问题的可能不是蓝曦臣,而是金光瑶。

至少蓝曦臣三观是正的。

不会想在学校宿舍里养蟑螂。





【魔道大学301】(267-271)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秀娃狂魔金子轩,童颜巨矮金光瑶#

————————————



—267—

后来金光瑶在宴席上和金子轩八卦起这事。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得有些高,金子轩比平时话了多不少。

“你嫂子说,这样以后给金凌开家长会,我们就是最年轻的家长了。”金子轩说。

“年轻有什么用?”金光瑶一时没搞懂。

“上台领奖的时候多威风!”金子轩自豪的说。

金光瑶一时竟无言以对。






—268—

所以事实证明,想象力和是否单身并没有什么关联。

有人单身30年

会从坐公交碰到别人胳膊联想到以后孩子小学在哪儿上。

也有人儿子两个月了

照样会从结婚联想到儿子家长会该用什么姿势领奖状才最帅。

“你知道为什么成绩好的孩子家长都坐最后一排吗?”金子轩神秘的说。

“为什么?”金光瑶一脸茫然。

“因为上台领奖的时候可以从教室最后走到最前。”金子轩说。

“你知道这条道叫什么吗?”金子轩又说。

“最万众瞩目家长领奖路线。”金子轩又又说。






—269—

古人语术业有专攻,例子很好举。

比如,学音乐的蓝曦臣会弹琴吹箫。

比如,学物理的聂明玦会求质点运动。

再比如,学临床的金光瑶会认人体结构。

这叫术业专攻。

但世界上还有个神奇东西——天赋。

比如,学音乐的蓝曦臣会编世纪风云狗血伦理剧本。

比如,学物理的聂明玦会演能唱歌的黑帮智障大佬。

再比如,学临床的金光瑶弹得一手超级爆炸牛逼三角铁。

现在天赋这个词在金子轩身上得到了升华。

以至于金光瑶一直无法理解

是什么让这个学建筑出身、钢筋混泥土里刨出来的男人

摇身一变,成了粉丝上万的网络达人。





—270—

在瞩目了微信朋友圈里没日没夜刷屏的小金凌照片后,金光瑶对此下定义。

“晒娃狂魔啊这是!”金光瑶感慨道。

数数金凌在这个世界活过的日子,还没他爸发过的朋友圈多。

之后金光瑶又在微博上、乐乎上、甚至简书上找到金子轩的认证号。

内容无一例外,主角都是他儿子。

“你这表哥,人挺有意思的。”蓝曦臣看完金子轩的lofter主页后说。

一千多篇文章

前50条是经历感悟、人生哲理、情感故事。

后950多条是刚出生的金凌、闭着眼睛的金凌、吃手指的金凌、大哭的金凌、睁大眼笑的金凌、睡觉蹬腿的金凌……

见过拍猫拍狗的,见过拍美食拍美女的。

拍儿子的蓝曦臣还是头一回见。

“别说,下面还真有不少人看。”聂明玦也稀奇道。

于是他们不出所料合力翻出一张打着卡通版马赛克的谜之半身照。

“……这姿势是把尿吧?”聂明玦指着这张特别的图问。

“这个……是在尿吧。”金光瑶不确定的说。

“好像是……”蓝曦臣摸着下巴说。

“应该是了……”金光瑶深感无力。

仨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心疼起未长大的小金凌。

他还没来得及变成坑爹的孩儿,就摊上了一个坑孩儿的爹。

不知道懂事后看到这些,他会做何感想。






—271—

这些怎么说毕竟是别人家的事,看过聊过这茬也就过去了。

但那天三个人是凑在一起看的金光瑶的手机。

为了保证能够第一时间获取信息,他把每个软件都设置了消息提醒。

而聂明玦又有个习惯,见到消息提示总要下意识点开看看内容。

所以在收藏更新的提醒出现的瞬间

聂明玦凭借本能眼疾手快,就把金光瑶的信息点开了。

蓝曦臣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眼前就被清一色的增高增肌健身塑形收藏刷了个满屏。

然后聂明玦眨眨眼,看了看金光瑶。

然后蓝曦臣眨眨眼,也看了看金光瑶。

“哦——”两声意味深长的喉音。

望着惨白的墙壁,金光瑶突然萌发了轻生的念头。





【魔道大学301】260-265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您的好友金光瑶已上线#

————————————



—260—

到了晚上,聂明玦被蓝启仁礼貌地请回了家。

蓝启仁有一万种理由坚持不让他留下过夜。

毕竟家里只有三个房间。

聂明玦无论住哪个屋,都是件操蛋事。

第二天蓝忘机带来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蓝启仁找他谈心后终于肯接受魏无羡。

坏消息是聂明玦没赶上夜班车现在还在路上。

“趁热打铁,把人带回来见见家长吧。”蓝曦臣提议。

然后蓝忘机就把魏无羡带回了家。

然后蓝启仁又见到了魏无羡。

然后蓝启仁收拾东西又出去做教研了。

“蹬鼻子上脸,你们是不是嫌我老的不够快?”蓝启仁选择眼不见心不烦。





—261—

这下聂明玦可以说是功成身退。

“开学请你吃饭啊。”蓝曦臣打电话说。

“好,就对面商场那家海鲜吧。”聂明玦十分爽快。

“其实一楼那家牛肉面就挺好。”蓝曦臣想到海鲜店两百块钱一只的海参,心里有点没底。

这得要多少个二百才能喂饱一个聂明玦。

“海鲜更好。”聂明玦丝毫不给面子。

“……”蓝曦臣心如刀绞。





—261—

开学蓝曦臣哭的更惨了。

因为金光瑶听说后也要跟着来。

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类人,体积和饭量从来不成正比。

“其实这里面也有我的功劳。”金光瑶稳如泰山坐在饭店里。

“关你什么事?”聂明玦说。

“是我的牺牲,让你赚来的这一顿饭。”金光瑶娓娓道来。

如果不是自己时间差不开没有去,二哥怎么会找到大哥身上。

万一去的不是大哥是自己,魏无羡怎么可能被接受。

“为什么你去就不一样?”蓝曦臣纳闷问。

“因为我聪明大方帅气有为,是我们那叔叔阿姨们挣着抢的三好女婿!”金光瑶得意的说。

聂明玦不紧不慢吃完一只扇贝,“不见得。”

他想了想,又说,“我去才叫女婿,你去了那叫儿媳妇。”

金光瑶:“……”

缓过神来蓝曦臣觉得不对劲,“等一下,你还有当我弟媳的野心呢?!”






—262—

原本只是近水救近火,蓝曦臣没想多长远。

现在经金光瑶这么一分析

发现里面弯弯绕太多了。

“你看,他们老金家的儿子,娶了我们老蓝家的大姨子。”蓝曦臣说。

“他们家的小舅子,又嫁给了我们家的儿子。”蓝曦臣又说。

“他们家另一个儿子,还妄想给我弟弟当小三。”蓝曦臣接着说。

最后蓝曦臣得出结论:金家人真可怕,金光瑶真可怕。

“别让薛洋瞅见我们家思追了啊。”蓝曦臣再次嘱咐道。

“谁会看上你们家的人啊!”金光瑶气愤的说。






—263—

另一边聂明玦全程做个安静的大帅比。

关于蓝曦臣家里的事,他比金光瑶知道的多那么一点点。

所以他清楚,这个叫蓝思追的小朋友,今年刚满一岁不久。

这要是放在封建社会,金光瑶都能当他爹了。

“对了,说起你弟我想起来,我表嫂那个叫江澄的弟弟没事老看他,眼神有点怪。”金光瑶表情复杂提醒蓝曦臣。

“眼中透露着无限深情?”蓝曦臣一惊。

“眼中透露着无限妈卖批。”金光瑶认真的说。

蓝曦臣:“……”






—264—

吃完饭金光瑶给俩人叙述假期参加亲戚婚礼的经历。

那场婚礼办的挺大,新娘新郎家里都是正儿八经有族谱的家族。

来的嘉宾也是五花八门。

有金光瑶和新娘江厌离的弟弟江澄这种关系近的。

也有蓝忘机这种现在关系一般以后关系近的。

说起江澄,江厌离走上礼台的时候,还是他在后面捧的戒指。

“花童?”聂明玦还是第一次听说姐姐结婚弟弟捧戒指的。

“还挺特别。”蓝曦臣就怕人一大小伙子是迫不得已。

“是真的,你弟媳还嫉妒的上去抢饭碗,差点打起来。”金光瑶说。

“……”蓝曦臣有点担心,因为弟媳的弟弟听起来脾气不太好。

说不定还有暴力倾向。






—265—

金光瑶说起表哥金子轩的婚礼,诸多感慨。

当时江厌离站在花海中,一手拿花束,一手提裙子。

金子轩跪在台阶下,一手拿孩子,一手举戒指。

可怜两个月大的金凌被他爸夹哈密瓜一样环在臂弯。

但是在场人谁也没注意。

全被金子轩紧张兮兮的傻样吸引了视线。

场面别提多好看。

真不愧是第一次当爹,金光瑶想。

但是哪里好像不太对劲?金光瑶又想。

毕竟,虽然他没有结过婚,但他看过西游记。

站在花瓣里低头看下面带娃难民的

不是观世音吗?

他抬头看了看一身婚纱的江厌离,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

是了,头罩都是同一个款的。






—266—

“未婚先孕?”蓝曦臣知道江家开放,没想到这么开放。

这同样的事要是发生在自己家。

叔父可能会住院。

“其实你弟那样,你到不用担心这个。”聂明玦说。

“是啊,这么一想,幸亏你弟找的是个男人。”金光瑶跟着说。

蓝曦臣不乐意了,“那我呢?”

“你就更不用考虑了。”聂明玦说。

“也是,毕竟我这么正人君子。”蓝曦臣说。

“毕竟你连女朋友都找不到。”金光瑶继续说。

蓝曦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