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身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记个梗。魔道童话灰姑娘

#卡文时候的我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魔道童话——灰姑娘魏无羡预告片

——一篇掏煤姑娘奋发图强乐观善良不惧艰难坑蒙拐骗最终靠主角光环抱得美男归的爱情史诗。

#忘羡#

千百年人们传颂赞扬着美德光辉,在新历史轮轴的碾压下,发出对血缘与人性的无声呐喊。

继母和姊妹的迫害无法压下他高昂的头颅。

即使寒冬凌冽,即使孑然一身。

他始终坚守着那颗大树,日以继日钻研捡煤块技术。

一个从小看“动物世界”长大的善良女儿。

一个十里八村有名的捡煤致富灰姑娘。

狂奔在山间崎岖小路。

在精灵、鸽子、老鼠等一万非人类的帮助下,终于身着华服赶到宫殿与王子共舞。

闪着金色光面的西瓜车里,一位裙似白月般皎洁的姑娘翩然走来。

十二点钟声敲响。

他慌忙逃走。

却不慎遗落了右脚一只43码味道正浓的水晶鞋……


天作之合,虐恋情深,近水楼台,前世今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我做起

(又名:高冷蓝姓王子爱上我)

(又又名:一夜暴富,挑煤屌丝逆袭之道)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出场人物一览:

魏无羡:何以解忧,唯有暴富。

温宁:姑娘,您这脚……可是越来越味儿了。

聂明玦:礼物,喜欢吗?

金光瑶:给你半个小时,把这盆豆子挑出来。

江澄:看什么看,快脱!

温情:记住,一定要赶在十二点前回来啊。

聂怀桑:既然你心悦,何不举全国去寻她。

金子轩:谢谢夸奖。

蓝忘机:……慢着!

蓝曦臣:你若不信,我便等……多少年都等。

江厌离:喝了这碗莲藕排骨,就上路吧。

金凌:妈咪,我真的可以养它吗?

绵绵:吸啊!使劲吸!

仙子:汪!∠( ᐛ 」∠)_

……

………………

………………………………

大概是脑洞之类的东西,开文时间不定。

就是把魏wifi崩成魏5G我也不会让他跟蓝忘机他哥的小情人江澄未来的孩儿他爸在一起的!

好像哪里不对。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78-182)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戒了柠檬水的我在沉迷奶茶后最近又爱上西瓜汁#

————————————


—178—

之后五个人一边总结战术一边越挫越勇。

就是怎么也赢不了。

好几次排到同样的对手,对面赢的都不好意思了。

晓星尘犟劲上来,一把一把的排。

“再来,我就不信了,这破游戏我玩了一万年了还赢不下一场55?!”说完撸袖子又排进队里。

帮主带着蓝曦臣一块蔫在墙角。

奶了一下午,俩人这会儿都有点晕奶。

宋岚身心俱疲,赶忙扑过去抢鼠标把队取消掉,“明天再玩,明天再玩……”

大家见状立马撤了个干干净净,生怕晓星尘反悔。

晓星尘看着四下做飞鸟而散的众人,深感凄凉。

“想当年我也是个以一敌十的铮铮血骨。”晓星尘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

宋岚想起大一的时候晓星尘拿他半大不小的道长在野外圈了十个怪,激动地喊他“来!哥哥给你展示一下什么叫一打十!”的情景。

果断把人从电脑前拉走。




—179—

当天晚上,蓝曦臣认真面壁思过自省良久,也觉得自己有点坑。

他良心发现,决定好好努力,一定不再拖大家后腿。

金光瑶做实验回来,见蓝曦臣在撸木桩。

金光瑶在睡午觉,蓝曦臣换了个无声鼠标撸木桩。

金光瑶睡醒拿着白大褂出去了,蓝曦臣依旧在撸木桩。

“这就是你逃课的理由?”聂明玦皱眉看着孜孜不倦打木桩的蓝曦臣说。

“课是什么?”蓝曦臣淡淡的抬眸,“只要胆子大,一年四季都放假。”

聂明玦夹上课本,对蓝曦臣抱以一拳,转身关门。

数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心说,有种你期末考试也逃。




—180—

俗话说得好,春困,夏乏,秋累,冬眠。

又是一年人们浑浑噩噩累到在床的季节,金光瑶趴在图书馆大长桌上栽了个瞌睡。

打个哈欠从图书馆出来,看着到中午了,本着长幼有序的原则金光瑶给聂明玦打电话。

“大哥我一会儿回宿舍,要带饭吗?”金光瑶问。

“你吃什么再给我买一份就行。”聂明玦干脆道。

金光瑶又给蓝曦臣打电话,“二哥,我一会儿回去,要带饭吗?”

“好啊。”蓝曦臣正好懒得下楼。

“你吃什么?”金光瑶问。

“嗯……都行。”蓝曦臣犹豫不决。

“盖浇饭?”金光瑶出主意。

“不要。”

“拉面?”

“不要。”

“快餐?”

“不要。”

“你到底吃什么?”

“随便吧。”

金光瑶果断挂掉电话,开始思考随便这个词的深层含义。

随便,不受约束,不加思考,随心所欲,简单便利,随即马上……

而凝聚了这一切释义精华的食物……

蓝曦臣在床上等了足足有半小时,金光瑶从外面回来,扔给他一盒方便面。

“这是什么?”蓝曦臣不敢置信。

“随便。”金光瑶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然后把一堆好吃的放在桌上,跟聂明玦分享。

下面两人吃香喝辣,蓝曦臣在上面眼巴巴看,内心十分复杂。

他感觉自己坐着的这块地方像被隔离出去的贫困区。

而对面,则是华尔街商业大厦。





—181—

自那以后蓝曦臣天天自己下楼买饭。

因为他只要一提随便,金光瑶就会带回来一盒方便面。

平时很少出门,蓝曦臣看外面卖啥都稀奇,变着花样给自己买饭吃。

“照这吃法,放假回去你弟该不认识你了。”聂明玦看他拆开一包叫花鸡,桌子上放了四杯饮料。

“三个人怎么买四杯?”聂明玦问。

蓝曦臣擦擦油手,“做活动,买一送一。”

跟金光瑶在一块待久了,大家都不自觉变得勤俭持家。

见到做活动就往里凑,见到甩卖两字就停下来看。

“酸吗?”金光瑶犹豫着拿起一杯。

“不酸。”蓝曦臣喝过后道。

那就好,无比信任自家二哥的金光瑶放心尝了一口。

立马吐了。

“你是吃醋长大的吗?!”金光瑶对着水池猛漱口,酸到牙根。

“你是吃糖长大的吗?”蓝曦臣表示理解不能。

后来大家才知道事情真相。

蓝叔叔做菜喜欢放醋,所以蓝曦臣和蓝忘机对酸味儿并不敏感,对甜味儿敏感。

孟阿姨做菜喜欢放糖,所以金光瑶对甜味儿不敏感。

而且由于一些童年阴影,对酸味儿非常敏感。

双方听完表示互相体谅,家庭环境差异嘛。

21世纪,就是要求同存异,互利共赢。

蓝曦臣大手一挥,下次哥哥给你带糖水。

一片兄友弟恭和谐景象。

在一旁默不作声围观的聂明玦眉头紧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扒开塑料袋看杯身,“不是,你们是不是有病?”

塑料杯上明晃晃“鲜柠檬”三个大字,“柠檬水不酸难道是咸的吗?!”

看着勾肩搭背的俩人,聂明玦愁在眼里,痛在心里。

这智商以后可咋办?




—182—

由于金光瑶不吃酸,那天蓝曦臣一个人解决掉了三大杯柠檬水,以至于说话都带柠檬味儿。

第二天蓝曦臣又在喝,金光瑶打趣他喝多上瘾。

第三天蓝曦臣又带回来一杯,聂明玦说这是真上瘾了。

连续一星期,蓝曦臣喝了七天十一杯柠檬水,大家开始发觉事情不太对。

要不是出现状况的只有蓝曦臣一个,金光瑶甚至怀疑里面加了毒品。

柠檬水也是水,喝多了蓝曦臣开始猛跑厕所。

写个作业背后人一趟一趟的跑来跑去,聂明玦忍不住了。

“你去给他看看,让他老实点。”聂明玦对宿舍庸医金光瑶说。

“咳咳!”金光瑶转过来像模像样给蓝曦臣把脉,“最近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吗?”

“想和柠檬水。”蓝曦臣痛苦道。

“为什么想喝?”金光瑶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喝,酸甜的很舒服。”蓝曦臣表情复杂。

金光瑶皱眉把着脉,一副苦大仇深样。

“我是不是有问题?”蓝曦臣问。

“是啊。”金光瑶松开手拍拍他肩膀微笑道,“恭喜,两个月了。”

蓝曦臣:“……”

“出去搞也不跟我们说,是不是兄弟?”金光瑶一脸责备。

蓝曦臣:“……”

金光瑶叹了一口气,“说吧,谁的。”

“班长的。”蓝曦臣面色凝重,自暴自弃道。

金光瑶二话不说拿起电话骂了一通。

电话那头小班长一脸懵逼,突然骂我不负责任抛妻弃子是什么意思?

冷漠无情是在说我最近没有找他玩吗?

关键是我什么时候还猥亵良家妇男了?!

而且蓝曦臣有了关我屁事。

……等等。

“蓝曦臣有啥玩意了?”小班长刚问了一句,对面传来嘟嘟忙音。

骂完就挂,真是丝毫不讲道理。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73-177)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73—

虐打蓝曦臣这种低技术含量的活动根本不能让薛洋产生一点点优越感。

撒完了气他反而有些无聊。

“打JJC吗?”薛洋问。

现在队里总共有四个人,晓星尘是队长。

不管是看宋岚被踢走还是看蓝曦臣被踢走,都很让人期待。

“怎么打?”宋岚也认识到这点,颇有深意看了看晓星尘。

果不其然,晓星尘陷入纠结。

他看了看薛洋,又看了看蓝曦臣,最后深深看了一眼宋岚。

晓星尘深吸一口气,拍脑门做决策。

“我们再找个人,打55!”

那一天,某帮主就是这样被稀里糊涂拉到战场的。

缘分总是来的如此美妙。

由于吃过没奶妈的大亏,帮主下来自己勤奋励志也去练了个奶妈号。

目前水平一般,对于蓝曦臣的突然邀请,他本来是拒绝的。

“你早说有妹子啊!”帮主看见薛洋在队里,低声抱怨道。

下一秒他的幻想就被打破。

“没有妹子。”薛洋十分冷静,并用二个字高度概括对新来小伙伴的印象。

“猥琐。”薛洋说。

“……”妈的又是妖号。







—174—

五个人组队进了地图,往那一站,气势汹汹。

“看,像不像五虎上将。”蓝曦臣自我感觉良好。

“吾乃常山赵子龙?”帮主第一个想到。

“我才是赵云!”蓝曦臣不乐意了。

“那我是什么?黄忠?”帮主茫然。

蓝曦臣这回没吭声,晓星尘又不乐意了,“我才是黄忠!”

帮主被这俩人搞得莫名其妙。

为什么连这个也要争,你们是小孩子吗?

而且这玩意有什么好争的?!

“那我张飞。”帮主说。

“咳咳。”这回是宋岚。

“……我明白了。”感情你们是约好的。

于是帮主想当然地问薛洋,“小兄弟,你是马超还是关羽?”

“马超是谁?”薛洋问。

“是我。”帮主立马道。

“哦。”

之后的很长时间,薛洋都以为帮主真名叫马超。

直到金光瑶一脸蛋疼向他解释,那其实是个三国人物。

“他是不是脑子有坑?”薛洋表情纠结。

“我说他怎么见我就叫二爷,原来梗在这呢。”薛洋表情及其纠结。

“亏我还一直奇怪他大爷是谁。”薛洋表情非常之纠结。

说这话的时候金光瑶正在家里和室友连语音。

屏幕对面聂明玦和蓝曦臣听完笑的肚子疼。






—175—

但事实证明,五虎上将什么的,只是个美好的愿望。

就算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动起真格来也是另一番景象。

倒不是五个人水平低,拉低平均水准的只有蓝曦臣而已。

主要是因为,这毕竟是五个人的战场。

需要五个人共同配合。

宋岚和晓星尘合作已久,二人十分默契。

晓星尘习惯性照顾蓝曦臣,二人有点默契。

蓝曦臣和帮主曾经合作过,不太默契但也不会出差错。

薛洋是个万金油。

所以晓星尘以为他能和大家配合,大家就也能互相配合。

所以当蓝曦臣倒在距离自己只有一步远的柱子下面时,晓星尘傻眼了。






—176—

蓝曦臣人也懵,他是被对面突然秒掉的。

“卧槽!”帮主还没来得及嘲笑别人就被围殴在角落。

对面见蓝曦臣死了,三个dps也不管自家奶妈,像丧尸食堂喊开饭一样向帮主冲过来。

“卧槽卧槽卧槽!”帮主吓得撒丫子满场跑。

“我在哪儿我是谁我在干什么!”帮主边跑边喊。

“坚持住!”宋岚二话不说过来帮忙。

“别乱跑快过来!”薛洋二话不说也过来帮忙。

然后俩人同时把伤害甩在对面一个人身上。

并成功抵掉了自己人的技能。

宋岚:“……”

薛洋:“……”

蓝曦臣无比淡定双手离开键盘,拉着金光瑶一起看热闹。

“救命!救我!奶不动了!”帮主抱着柱子吼。

“冷静!不要乱跑,注意转火!”宋岚两头兼顾,十分头大。

“快奶我!我要死了看不见吗!”薛洋满场追着帮主跑。

可是帮主现在根本无暇他顾。

“啊,呃……诶?啊!”被遗忘的晓星尘全程乱叫。

最终帮主还是死了,身上挂满了减疗。

晓星尘血量不足,很快便跟着倒下。

薛洋就比较惨了,后来一口奶没喝到,生生流血流死的。

除了后期宋岚叫转火大家一起换走对面一个dps外。

我方彻底团灭。







—177—

“老子信了他的邪。”几局下来宋岚方言都出来了。

看着地上五具尸体,蓝曦臣内心毫无波动。

他想起夏天301一块出去打篮球的场景。

说是打篮球,其实只有聂明玦一个人玩的是篮球。

后来聂明玦认真回忆并分析道。

从形态上看,金光瑶玩的应该是排球。

而蓝曦臣玩的,可能是躲避球。

有个性的人凑在一起,每个人思路想法便会有很大差距。

“我想起网上一句话。”蓝曦臣把耳机插上关掉外音。

“篮球比赛,橄榄球打法,足球比分。”

聂明玦挑眉看着他。

“刚才我又想起一句话。”蓝曦臣继续说。

“网络游戏,群架思维,大冒险结局。”

聂明玦和金光瑶闭口不言。

他们同时想起在蓝曦臣的安利下曾玩过的某大冒险手游。

顿时能体会到今天JJC场上几人的心情。

那天他们几个小时玩下来,三观都受到了冲击。

甚至对自己的人生价值产生怀疑。

有好几天,他俩看周围谁都觉得有病。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68-172)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母亲节加更福利#

————————————





—168—

晓星尘回去后二人关系马上就缓和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也没什么可老闹别扭的。

晓星尘突然觉得自己怕宋岚气急败坏动手的顾虑是多余了。

“你不是不玩吗?”坐在床上玩手机收到一条好友申请,晓星尘一眼认出来是宋岚发的。

“试试。”宋岚说。

“胳膊怎么回事?”宋岚看到他胳膊上一块淤紫。

“说来话长……”晓星尘无力道。

“长话短说。”宋岚应对如流。

于是晓星尘把他闹钟吵醒蓝曦臣然后见证学弟暴走的事告诉了宋岚。

“我也没想到他力气会这么大。”晓星尘心有余悸。

听完前因后果,宋岚无语,“你也是厉害。”

住一天就能把人隐藏多年的秘密搞出来,一般人谁有这种运气。

于是第二天宋岚在游戏里单挑,把蓝曦臣按地上揍了二十多次。

美名曰指导手法提高水平。

打的蓝曦臣一愣一愣的。







—169—

下课回来,聂明玦一眼就看见蓝曦臣在地上翻滚。

虽然对这种场面大家都已司空见惯,但看到对手头上“傲雪凌霜”的字样时,聂明玦还是顿了一步。

“我说错什么话了?”蓝曦臣略迷茫。

聂明玦犹豫再三没有把他打了人室友的事告诉蓝曦臣。

听说叫醒梦游者会害死人。

那告诉神志不清起床气的人真相会不会让他猝死?

聂明玦认为这是个医学问题,回来应该问问金光瑶。

如果是真的,还能掌握弄死蓝曦臣的一种方法。

“没有。”聂明玦说。

“宋哥看起来比平时还凶。”蓝曦臣很痛苦。

“严师出高徒。”聂明玦十分淡定。

刚连上麦,宋岚的声音从对面传来,“这次我施压大了些,感觉怎么样?”

原来真的是为了提高我的水平!蓝曦臣觉得刚才怀疑别人真是太不对了。

他决心好好努力,否则都对不起前辈一路指导。

遥远的另一边,晓星尘眯着眼偷看宋岚表情,心情十分复杂。







—170—

宋岚正和蓝曦臣交流技术经验,语音里又进来一个人。

“这就是你们队里那个奶妈?”一名蓝衣美女从天而降,稳稳落在三人中间。

“看起来也不怎么样。”薛洋翻了一遍泽芜君的装备。

蓝曦臣感觉他的小玻璃心在颤抖。

“曦臣是我们硬拉来的,他原来团本配合很好。”晓星尘出来打圆场。

“你换输出,咱俩打。”薛洋指着蓝曦臣。

他转过来新服也正缺个队伍,刚好认识了晓星尘,结果人宁愿找个二吊子奶也不愿意跟他打三个输出的菜刀队,薛洋也不甘心。

两个人比试几番,蓝曦臣不负众望的输了。

大家都很淡定,没人感到意外,包括聂明玦。

“大哥,你就不能表现的惋惜些吗?”蓝曦臣苦着脸。

“为什么要惋惜?”聂明玦不解。

“你亲爱的弟弟被人打了。”

“我以为你习惯了。”

“……”蓝曦臣很受伤。

金光瑶推门进来就听见两个人在聊天,一脸严肃道,“谁敢欺负我二哥?”

蓝曦臣感动的一塌糊涂,金光瑶声音很大,蓝曦臣语音又开的外放,对面的人也听得到。

“我打的,怎样?”薛洋嗤笑。

听见这声音,金光瑶愣住。

“……成美?”

“不要叫我成美!”对面立马炸毛。






—171—

在所有人疑惑的眼神里金光瑶给大家介绍。

“我认识他,远亲的孩子,有时候会来我家玩,我一直以为他叫薛成美……”

“不要叫我成美!”薛洋隔老远再次抗议。

“大家不都这么叫的,成美。”金光瑶故意又说一遍。

“金光瑶你够了!”薛洋已经是吼的。

“前几天表叔想让我帮你辅导功课来着。”金光瑶突然提起。

“他怎么这么多事,你想办法摆平他。”薛洋抱怨。

“好。”金光瑶一口答应。“说起来家里又找我回去了。”

“我去糊弄他们。”薛洋习以为常。

两个人互帮互助,和谐相处,配合十分默契。

让人差点就相信这是一对好兄弟。






—172—

“怎么可能,我们才是好兄弟。”金光瑶一脸惊讶。

“……”聂明玦被浮夸演技恶心到,干脆走远跟他保持距离。

“那人看起来水平不低。”蓝曦臣侧头小声说。

“上高一成天不学习光玩当然水平不低。”金光瑶倒是不介意。

得知对方还是个比自己小好好几岁的少年,蓝曦臣玻璃心碎裂了。

“小学生。”宋岚突然插话。

“你骂谁?”薛洋冷冷道。

气氛一度十分紧张,仿佛开战前的寂静。

“咳,曦臣你还好吗?”晓星尘及时转移话题。

以免这俩又呛起来。

可惜蓝曦臣现在没有功夫帮忙,因为他正陷在全世界都是大佬我却是个辣鸡的负能量里。

蓝曦臣:[本人已死,有事烧纸]

晓星尘:[烧纸.jpg]

薛洋:[烧纸.jpg]

宋岚:[烧纸.jpg]

“还好。”蓝曦臣哭笑不得。





童年里很喜欢的一部电影。

第一遍看的时候拍到3,感觉巴博萨贼帅。

第二遍看喜欢大章鱼。

后来有天想起来又看了一遍。

卧槽!
这个人船长帅炸了!!
我要娶他!!
天啊这个勾魂的笑!
天啊这个牛逼的姿势!
天啊这个bg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傻逼杰克!
德普你是不是胖了?我怎么觉得你跟前几部长的不太一样。

……

万花丛中过,加系依旧意犹未尽。

普叔你好,我是你半个小粉丝,请给我签个名。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64-167)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祝自己的老独皮——李轩生日快乐!#

————————————



—164—

晓星尘在301住了三天,并没有人理他。

好在第四天晓星尘收到班里短信,有个实验课题要做,资料都还在宿舍,他不得不回去。

才打破这一度尴尬的气氛。

出于同情,蓝曦臣陪着晓星尘一块踏上了艰辛的返航路。

二人刚到419门口,就听见里面叮咣叮咣的。晓星尘隐约听见有人说要接人,一把拉住要敲门的蓝曦臣,开始光明正大听墙角。

“我得陪我女朋友吃饭,要去你去。”

晓星尘马上认出这是栓子的声音,对蓝曦臣比了个禁声手势。

“重色轻友!”

蓝曦臣也听出来狗哥声音。

“呵。”

“吃的什么?”

“火锅。”

“这都敢,高温你也不怕她炸了!”

“……”四处找兵器杀人的栓子。

“……”靠在椅子上翻聊天记录的宋岚。

“……”门外偷听的晓星尘。

“……”同样跟着偷听的蓝曦臣。

“你他妈女朋友才是充气的!”栓子追着二狗就是猛揍。

“其实我们宿舍平时不这样……”晓星尘想尽力挽回形象。

然而没什么卵用。

他们已经在蓝曦臣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165—

同时留下的印象还有419寝室个人内务整理程度。

回来后蓝曦臣大有感悟,立马组织宿舍整理内务。

“阿瑶你昨天换的衣服是不是没洗?”蓝曦臣坐在床上指点江山。

金光瑶把搭在椅子背的上衣扔进盆里。

其实是上周的,金光瑶在心里说。

“大哥,打完球脏衣服不要乱搭,我在这都能闻见一股汗味儿。”蓝曦臣一脸责备。

聂明玦一愣,拿起来闻了闻,好像是有点。

于是也一扔。

“不是……你这?”金光瑶嘴角抽搐看自己盆子里多出来一件。

就像看一窝泰迪里混进只阿拉斯加。

真的很想把那只异类叉出去。

手里书翻过一页,聂明玦镇定自若接着做题。

早已练就两耳不闻同窗事的本领。





—166—

“这次外出我深有体会,宿舍卫生是件非常值得重视的问题!”蓝曦臣继续说,根本不在意有没有人听,边说边拿出他在419拍的照片。

地面一尘不染,墙上干干净净,入眼处没有一件脏衣服,甚至连桌椅摆放都是标准的。

“模范啊!”蓝曦臣感动道。

“是洁癖吧!”金光瑶只想到心理疾病。“不过简简单单的,看起来确实整齐些。”

蓝曦臣点点头,“我也觉得,所以把你那画撕了吧。”

金光瑶床铺边墙上贴了一堆纸,时不时还换几张。

“为什么!我每天睡前要看的。”金光瑶不乐意。

“因为丑。”蓝曦臣一脸嫌弃。

别人家的小伙子都贴些球星动漫海报什么的。

自家兄弟贴了一墙人体构造图。

还是彩色高清的。

每天晚上趴在上面看。

抱紧自己游戏周边小抱枕的蓝曦臣表示无法理解你们这些愚蠢凡人。





—167—

“说正经的,衣服没地放也挺烦,要不我明天去买个衣橱。”对完答案发现自己错了一半,聂明玦十分干脆的选择放弃。

看见没,大哥都不说要我撕海报,金光瑶仰脖。

“得瑟什么,就你衣服多。”蓝曦臣失笑。

“要不买个洗衣机?”金光瑶眼睛一亮。

聂明玦下意识看了眼他们的小阳台,“楼下不是有公用的么?”

“每次都要钱,四年下来多贵啊。”金光瑶心疼道。

“说起来我想买个饮水机,你们有没有感觉最近水垢有点多。”蓝曦臣跟着提议。

“你一说我也觉得,对了最好再有个菜板,水果都没地方切。”

“还有果盘,省的我跑上跑下。”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一张美好生活的蓝图展现在眼前。

……

“你们是来上学的还是来过日子的?!”聂明玦敲桌子。

“不然再支口锅?住个二十年都不是问题。”聂明玦讽刺道。

闻言金光瑶一脸不高兴,指着他向蓝曦臣告状,“妈!你看他!”

聂明玦愣了三秒,一巴掌盖在金光瑶头上。

“闺女你不要管我来教训他。”

“我靠你这便宜占的……”金光瑶撒腿就跑。

闹了一阵,两个人都扶着桌子笑。

蓝曦臣:“……”

“你们两个孽子。”蓝曦臣面无表情抓起抱枕糊过去。

到最后他们也没有买衣橱。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60-163)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60—

蓝曦臣想了想,确实没听过这个名字。

也可能是配合的时候发生了口角,蓝曦臣推测。

毕竟宋岚玩游戏有时候还是挺严厉的。

看见谁交错技能也会提醒两句。

倒不是骂人,但语气肯定没晓星尘说话温和。

“那你打算怎么办?”聂明玦问。

“他要是向我道歉,我就回去。”晓星尘说。

“要是不道歉呢?”金光瑶问。

“那我就住几天再回去。”晓星尘痛苦地说。

对自己人生道路认识的十分透彻。

反正最后免不了回去。

既然气势汹汹的出来了,就要气势汹汹的走回去。

“那宋学长先道歉的几率有多大?”蓝曦臣抓住重点。

晓星尘语塞,卷了被子翻身躺好。

“晚安。”然后秒睡。

聂明玦蓝曦臣金光瑶“……”

何苦呢。







—161—

第二天一大早,聂明玦是被歌声吵醒的。

月亮之上的高潮在301回荡了有整整一分钟,他实在受不了了。

下来一看,原来是晓星尘的闹钟。

而罪魁祸首正捂着头强行入眠。

此时蓝曦臣已经昏昏噩噩坐起来。

据当事人金光瑶描述,那天早晨的301场面一度十分危急。

连聂明玦都差点没拉住一身黑气跳下来揍学长的蓝曦臣。

后来蓝曦臣直接暴走把椅子抄起来甩。

任晓星尘怎么解释都没用。

最后还是金光瑶哄着,聂明玦青着脸唱了首摇篮曲。

蓝曦臣才放下椅子爬回去。







—162—

“咦?我今天怎么醒这么早。”

蓝曦臣醒来一看表才九点,换个姿势又躺了回去。

“……”被折腾到身心俱疲的聂明玦。

“……”顶了俩黑眼圈的金光瑶。

“……”揉着胳膊上青紫一脸生无可恋的晓星尘。

上午十点蓝曦臣准时起床洗漱。

“学长你胳膊怎么了?”蓝曦臣惊讶。

“……”晓星尘退后一步跟他保持距离。“没事。”

蓝曦臣不明所以。







—163—

聂明玦下课回来,看见晓星尘在那发qq消息。

金光瑶下课回来,看见晓星尘在那发qq消息。

蓝曦臣买饭回来,看见晓星尘在那发qq消息。

“聊什么这么起劲?”蓝曦臣好奇凑过来。

“我在宿舍群里复述我在外的行程。”晓星尘手速飞快,一会儿一条。

“宋哥回了?”蓝曦臣问。

“没人搭理我。”晓星尘心痛。

“……”

“哦,二狗发了个表情包。”

“……”

“唉……患难见真情。”

“……嗯。”除了这个蓝曦臣不知道说什么。

他突然想对晓星尘好一些。

少拆点台,少开玩笑。

毕竟晓星尘看起来这些年混的不太好。

甚至不需要有人埋汰,就已经很惨了。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55-159)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您的好友薛洋宝宝已上线#

————————————




—155—

“学长打算住几天?”蓝曦臣有些为难。

“看情况吧。”晓星尘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

蓝曦臣和聂明玦对视一眼,默默拨通宋岚的电话。

晓星尘淡定地翻着蓝曦臣的作业本,表示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二人交头接耳的做派。

“喂宋哥,对我是蓝曦臣……”蓝曦臣轻描淡写。

“我靠!”晓星尘猛地跳起来。

在三双眼睛下扔了乐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来一把抢走手机挂断。

动作无比迅速,一气呵成。

把端水杯正要喝的金光瑶看的一愣一愣的。

抬头三双眼睛正紧紧盯着他,晓星尘突然感觉自己头上冒出来一行大字。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156—

“看什么看……没见过室友吵架么。”晓星尘一脸苦逼。

“没有。”金光瑶实事求是。

“我们宿舍从不吵架。”聂明玦说。

“向来直接动手。”蓝曦臣接话。

“……”金光瑶喝了口水。

“都是兄弟,有什么事值得吵的。”聂明玦又说。

“就算有,有什么是不能用拳头解决的呢?”蓝曦臣继续说。

“……”金光瑶又喝了口水。

“也不只是拳头,还要以理服人。”聂明玦纠正道。

“对,打不着骂几句也行。”蓝曦臣说。

“……”金光瑶咽不下这口气。“妈蛋你们平时欺负我就算了,现在还一套一套的是吧?”

然后聂明玦就为晓星尘实际演示了什么叫301内部问题解决方法。

蓝曦臣担当场外实况讲解。

看完晓星尘心中郁气瞬间减了一半。

他突然觉得比起聂明玦来,宋岚还是挺好的。

至少不暴力不揍室友。







—157—

当晚301举行了卧谈活动。

宿舍卧谈,多么美好又让人向往的字眼。

美好是因为卧谈可以增进室友间友情。

向往是因为他们卧了就从没谈过。

“互联网时代了,谁还晚上抱一块唠嗑啊。”蓝曦臣被迫手机关机,只好躺平盯着天花板。

“不唠嗑你睡觉吗?我就奇怪了那个手机有什么好玩的?”聂明玦问。

晚上宿舍熄灯聂明玦还没睡着,经常看见蓝曦臣床位那发光。

这还算好的,有时候半夜醒来,看见一张发光的脸。

尿都能给人吓回去。






—158—

“我睡不着。”蓝曦臣支支吾吾。

“那是,你白天都睡够了。”聂明玦无情戳穿。

聂明玦还想多说几句,让蓝曦臣改改这个坏毛病。

而且趁着学长在,他也能听话些。

但聂明玦算漏了一点。

晓星尘比起蓝曦臣,也靠谱不到哪儿去。

“曦臣你磕农药吗?”晓星尘突然问。

“嗯?我刚玩。”蓝曦臣竖起耳朵。

“来双排啊,我adc贼6。”终于找到小伙伴,晓星尘十分激动。

“行啊那我打野红都给你。”找到组织的蓝曦臣也十分激动。

“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去开小号。”

“求躺赢。”

“没问题,带你上王者。”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把话题扯到北冰洋去。

围观群众聂明玦和金光瑶突然无比庆幸。

幸好宿舍里只有一个蓝曦臣。

他们无法想象要是再来个晓星尘

301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159—

“你怎么一个人在玩,宋哥没一块吗?”蓝曦臣顺利扯回话题。

大家一愣,想起来今天卧谈的目的是帮人解决问题的。

毕竟不能一直让晓星尘住下去,人还是要面对现实。

“不管他,他居然嫌弃手游你敢信?”晓星尘一脸不想提起的表情。

我也嫌弃,还有你们这些沉迷游戏的人,聂明玦心想。

“因为这个吵架出走?”金光瑶问。

“倒不是……”晓星尘犹豫不决。

“前几天他写论文比较忙,我跟团下本认识了个人,对方操作不错就一块玩了。”晓星尘说。

“后来我们仨还一起打JJC,本来好好的,今天他俩突然闹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晓星尘说。

“其实也没吵架,他几句话把前年的事都翻出来讲了,我不就说他一句处女座么……咳。”感觉到几道视线扫来,晓星尘咳嗽掩饰。

“现在宿舍气氛太诡异,我不想待。”晓星尘继续说。

“要不是有你们我就去住宾馆……阿瑶你手机充电不要放那么近万一爆炸了。”说到一半晓星尘提醒道。

金光瑶默默把手机拿远。

“那人是谁?我认识吗?”蓝曦臣问。

“他说他别的服刚转过来,你应该不认识。”

“叫什么?”

“薛洋。”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49-154)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49—

要说安慰吧。

没关系不就是看上的妹子带把吗有啥的?

那绝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所以大家思来想去,还是选择闭嘴,让金光瑶一个人静静。







—150—

而且要发言是得有资格的。

关于恋爱经验这个话题,在整个301是真的没什么可说。

其实金光瑶自己都纳闷,他一个富二代,长的又不差,至今单身简直不科学。

聂明玦就不提了,看蓝曦臣,唯一的文科生,唯一的艺术生。

从小到大去哪儿身边不是一群妹子。

这么好的资源条件,为什么也是单身?

以前金光瑶问蓝曦臣过,身边那么多妹子你怎么就一个也没搞定?

“家里管的严。”蓝曦臣长吁短叹。

然后就被金光瑶狠狠鄙视了一番。

“你厉害,你谈过几个?”蓝曦臣不服。

“我觉得学习比较重要。”

掏出课本,金光瑶做好熬夜备战期中考的准备。

用事实行动证明,学医的人是很辛苦的。

我们都复习到天明。

跟音乐学院的某个逃课老油条完全不一样。

蓝曦臣盘腿坐在床上对他竖中指。







—151—

后来他们一起去问聂明玦,聂明玦很认真的思考半晌。

得出结论,“不知道,除了我妈,好像我也没见过几个女的。”

二人顿时对大哥的人生感到无比同情。

于是立正稍息,齐齐鞠躬。

对男人堆里成长出来的汉子表示了由衷的敬意。

然后一人收获聂明玦的巴掌一个。







—152—

说起和301关系最近又有经验的能提供指导的过来人,大概就是晓星尘了。

首先他有三年恋爱经验。

其次他看起来比较好说话。

再次他还是金光瑶的同门师兄。

再再次他还跟蓝曦臣是JJC队友。

可谓同301有着解不开理还乱的旷世奇缘。

所以蓝曦臣第一个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晓星尘。

“他不是……那啥吗,让他给阿瑶做做思想工作,比谁说话都有分量。”聂明玦小声赞同。

“好,我回去给晓哥说说。”蓝曦臣点头答应。








—153—

前一秒大家还在讨论怎么去求教,没成想说曹操曹操自个来了。

还没等他们找人,刚走到宿舍门口,就看见晓星尘正蹲在301大门口,畏畏缩缩不知道在干什么。

黑灯瞎火的,晓星尘拿着手机,屏幕光线打在他脸上,还放着蓝光。

“卧槽。”走在前头的蓝曦臣吓了一跳。

正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突然面前出现三个大活人,晓星尘也吓了一跳。

“学长?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

看清是谁蓝曦臣走上前,一个没注意,啪叽——被黑暗里的行李箱绊倒。

摔了个狗啃泥。

“不必行此大礼!”晓星尘赶忙扔了行李扶起人。

深感这届后辈真的是非常有礼貌。

蓝曦臣面无表情爬起来。

硬生生憋回一句妈卖批。





—154—

见人还带着行李,大家十分疑惑,聂明玦开了门让晓星尘先进去。

其实晓星尘在301门口蹲了有一会儿了,一直犹豫要不要联系蓝曦臣。

联系人来回翻了半天,想打电话又觉得不好意思。

毕竟他是个离“家”出走的人。

“所以你大老远提着箱子从9号楼走到3号楼,是想借住我们宿舍?”金光瑶艰难的总结道。

晓星尘颇为欣慰点头,不愧是自家学弟,那么含蓄的表达也能听懂。

“为什么?”聂明玦问出所有人的心声。

“曦臣不是想做橙武吗,我这几天来帮他搞搞。”晓星尘面不改色。

“这游戏这么难玩?”金光瑶惊讶,做个武器还需要手把手教?

“也没有那么难,但有经验的话至少能少费些功夫。”晓星尘有理有据。

“我看曦臣一直挺喜欢那把橙武的。”晓星尘又说。

“再说了,多多相处有利于增加默契。”晓星尘继续说。

而后大家眼睁睁看着晓星尘从箱子里一件接着一件拿出来至少够用半年的日用品。

什么杯子毛巾牙刷香皂换洗衣服……

甚至还有床薄被子。

连聂明玦都忍不住赞叹道,真是贤惠又居家。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43-148)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43—

大家从景区出来正赶上大巴车排队。

来一辆车,数够20人就开走。

于是门口俩工作人员搁那捡小鸡儿一样,数着游客上车。

这会儿出来人还挺多,一队站不下只好拐了几个弯。

“虽然旅个游老排队怪麻烦的,但好歹比来的时候大太阳晒着排要好。”蓝曦臣一边玩手机一边感概。

过了一会儿,天上淅淅沥沥下起小雨。

仨人肩膀都有些湿。

“我收回之前的话。”蓝曦臣淡定收起手机,后悔自己为什么没带伞。

“这是你立的第二个flag了。”金光瑶表情冷漠。

“啥?”蓝曦臣抹了把脸上的水滴。

“你说要wifi就有了魏无羡,你说不要太阳天就下雨。”聂明玦说。

“刚才景区里那个算命的都没你厉害。”聂明玦又说。

“不要再提算命了!”金光瑶咬牙切齿打断谈话。

深觉这个梗将成为他人生一大污点。

“还有你,安全回去之前不要说话了。”金光瑶迁怒。

省的flag满天飞,不定一会儿谁倒霉。

蓝曦臣无奈举手投降。








—144—

其实这不怪蓝曦臣,三天晴两头雨是这个季节的天性。

俗话说的好,每个星期总有那么几天。

但本着不坑白不坑的精神,金光瑶和聂明玦理所当然让蓝曦臣背了锅。

并成功坑了他一顿饭。

蓝曦臣再次举手投降。








—145—

等车过程中雨下得不大,但也没有要停的意思。

金光瑶跟着二人后面随人群往前走,突然感觉后背被人戳了一下。

他下意识回头,一个长头发的妹子举着手指看他。

眼睛水灵灵的,很是单纯无辜。

“……有事?”金光瑶有点头晕,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吗!

他借助眨眼睛的功夫打量面前的人。

大眼睛,高鼻梁,黑长直……

卧槽,漂亮的!

“要不一块打伞?”说着妹子大大方方把雨伞举过金光瑶头顶。“我看你衣服都湿了。”

“……谢谢。”金光瑶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

听到动静转头看热闹的蓝曦臣和聂明玦都惊呆了。

这是什么狗屎运?

哦不,这是什么桃花运?

“你们是一块的?”见两人盯着自己,妹子有点尴尬。

毕竟伞只有一把。

“不是,我们不认识他。”蓝曦臣马上拉着聂明玦跟金光瑶保持距离。

十分善解人意。

就算淋成狗,也不打扰弟弟的姻缘。

堪称世界级模范兄长。

金光瑶默默给他二哥点赞。








—146—

先前的不冷静完全是因为震惊,反应过来,金光瑶赶忙接过伞柄。

这时候强大交际能力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蓝曦臣和聂明玦就听着俩人聊天聊地不亦乐乎,刚认识几秒就好的跟一家人一样。

不知道金光瑶说了什么,惹的人笑到咳嗽。

于是金光瑶一手拿伞一手帮人拍背,场面看似无比和谐友好。

“嚯,这就摸上了。”聂明玦在一旁啧啧。

在二人眼里,金光瑶现在殷勤的跟大尾巴狼没什么差。

“亏得是个性格大方的,不然就阿瑶这饥渴样能把人吓跑。”蓝曦臣不赞同地摇头。

“妈妈,那边那个大哥哥的眼睛在发光。”一个小男孩指着金光瑶拉他妈妈衣角。

一旁的妇女伸手抱起他。“别乱指人,一看就是单身久了,你可不能学那个哥哥知不知道?”

小男孩头点的跟打点机一样。

蓝曦臣和聂明玦“……”

一直到大巴来了,二人依旧相谈甚欢。

两辆车停在路边,聂明玦上了前一辆,蓝曦臣紧随其后,特意给金光瑶留了发挥空间。








—147—

虽然身为单身狗,对有望脱团人士或多或少有那么点嫉恶。

但自家小弟能脱单还是很令人高兴的。

要是今后能多谈谈恋爱约约会

不在宿舍瞎晃悠

不作死不爬高上低

不蹦哒不在外面惹事

就更好了。

所以聂明玦和蓝曦臣对金光瑶还是寄予了很大期待的。

所以当他们看到站口下了车失魂落魄的金光瑶的背影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148—

“……掰了?”聂明玦拍拍他肩膀表示安慰。

金光瑶先是点头,然后又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两个人都没搞懂。

“没要到联系方式?”蓝曦臣问。

金光瑶摆摆手撩起袖子,胳膊上写着一串电话号码。

“……”蓝曦臣纳闷。“你说错话把人气走了?”

金光瑶摇头。

“表白被拒?”

还是摇头。

“人有男朋友了?”

使劲摇头。

“别婆婆妈妈的,到底怎么了?”聂明玦失去耐心。

金光瑶瞬间泪流满面。“他说做朋友可以,但不搞基。”

语气及其苦逼,情感及其深切。

真是闻着落泪,见者唏嘘。

“我这辈子再也不想看见coser这种人了。”金光瑶声泪俱下。

聂明玦和蓝曦臣沉默着,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