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55-261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55—

魔大里有名鲜为人知的道德讲师。

他没有专业的教师执政,也没有体面的教材教室。

但他对于人性的演讲令在场所有人唏嘘感慨。

因为他是全身瘫痪在床演讲的。

金光瑶把自己裹成一颗粽子,无限凄惨。

“大哥终于对你出手了么。”蓝曦臣望着人一脸怜悯。

金光瑶很感动,至少二哥是真心关心他的。

“大哥一定忍得很辛苦。”蓝曦臣脸色又担忧了几分。

事实证明,容忍金光瑶到今天的聂明玦,要比瘫痪在床的金光瑶更值得人同情。

“不带你们这样欺负人的。”金光瑶哭的梨花带雨。

样子别提多可怜。

于是蓝曦臣转而认真的安慰他。

俩人你来我往,上演了一出林黛玉卧床二十年贾宝玉不离不弃的深情戏码。

最后还是聂明玦拍了拍床板,“戏精们,下来吃饭。”

才收住两人的演技。





—256—

这世上有的人天生不能喝矿泉水

他们管这叫矿泉水不受用。

有的人天生不能吃米饭

他们管这叫米饭不受用。

金光瑶一直觉得他的室友们大概是同情心不受用。

聂明玦和蓝曦臣对此不做评价。




—257—

在301,晓星尘是一个高频词汇。

经常出没于金光瑶对人性与道德的控诉中。

“学学人晓星尘,不能小肚鸡肠,要宽容大度。”一句

堪比名言警句。

不过话说回来,晓星尘性格是公认的好。

礼貌又不失亲切,温和又不失刚毅。

用金光瑶的话说,活的像个性本善的典范。

至少这一概念在很长时间里牢牢扎根于301仨人的脑海。





—258—

直到有天这话传到419晓星尘他们室友耳朵里。

他们才得知了些闻所未闻的消息。

“难道学长是个表里不一的人?”金光瑶问。

“那倒不是……我给你们举个例子吧。”二狗想了想说。

他拿大二一次宿舍聚餐举例。

事由是宋岚不经意说了两句触犯到晓星尘的话。

至于说的是什么,大家早就忘在脑后。

毕竟,当时场面过于刺激,没人把注意力放在那句话上。




—259—

“当时大家眼睁睁看着晓星尘面无表情站起来,没有一个人敢出声。”二狗阴森森地说。

众人听得神经紧张。

“他慢慢地,慢慢地走到宋岚身边……”二狗继续说。

“把宋岚打的面目全非?”金光瑶猜测道。

“变身哥斯拉毁灭了餐厅?”蓝曦臣跟着猜测道。

“……指着天花板说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聂明玦被他们影响。

“……然后踩了他的脚。”二狗面色复杂地将下半句说完。

“……”众人脸色刷的拉下来。

“你们看起来好像很失望?!”二狗无语。




—260—

“星尘脾气真是好啊。”蓝曦臣感慨道。

在过去的大半年里,他俩的游戏革命友谊已经更上一层楼了。

聂明玦和金光瑶也这么觉得。

“可是那天宋岚穿了一双白鞋。”狗哥终于说到重点。

并在众人的注视下,又加了一句,“皮的,早上出门刚上了油,擦的锃亮。”

仨人闻言,倒吸一口冷气。






—261—

那天宋岚的鞋面清清楚楚被踩了一块黑脚印子。

据当事人形容,宋岚的表情像被碎肉机搅过。

比鞋印子还黑。

平时玩的密不可分的俩人

那次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说话。

除了上课就是互相绕着走。

“原来晓学长也是有脾气的。”金光瑶听后瑟瑟发抖。

“而且表达方式极其暴力。”蓝曦臣也吓得抱紧了高高的自己。

两人好一番感慨。

表示太可怕了太残忍了我简直不能再听下去。

讲完八卦的二狗被搞得一头雾水,“他俩这是怎么了?”

聂明玦强忍着打人的欲望,“可能是准备考研吧。”

“哎呦,大一就开始准备,打算考哪儿啊?”二狗好奇的问。

“中央戏精学院。”聂明玦面无表情。




评论(2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