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41-247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41—

聂明玦这个人最可怕的一点便在于认真。

换个词叫说到做到。

就好比

有天蓝曦臣说要去抢银行,那么你会在宿舍看见他在玩游戏。

有天金光瑶说要去抢银行,你会在ATM看见他在取钱。

若是有天聂明玦说要去抢银行,蓝曦臣和金光瑶会吓得守在银行门口堵人。

因为他是真打算抢银行。

所以当一页页条理清晰的函数解析式出现在眼前。

俩人毫不怀疑,聂明玦确实在用数据流打篮球。

“我今天才知道,你还是个数学人才。”蓝曦臣感慨万千。

毕竟他的智商还停留在二次函数和等边三角形水平。

听完聂明玦默默收起草稿。

他不想探究蓝曦臣口中隐含的昨天他是什么形象。

直觉告诉他绝对没好话。






—242—

“大哥要是说他想抢银行,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报警。”金光瑶唏嘘不已。

一个用侧方风速解篮球运动轨迹的人,他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

“我还想多活几年,小叛徒。”聂明玦想把他脑壳打开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这可是在天朝,抢谁也不能抢国家。

抢人可以赔偿,抢店可以坐牢,而抢银行会被枪毙。

“怪不得国内抢银行犯罪率比你英语成绩绩点还低。”蓝曦臣若有所思的说。

学数学可以计算函数,学物理可以求质量守恒,而学英语只能在球场上对暗号。

还用的都是简单词汇。

所以聂明玦不学英语。

这么一想,蓝曦臣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人会偏科。







—243—

“我知道为什么大哥英语不好了。”蓝曦臣说。

“因为打篮球用不着英文。”蓝曦臣又说。

“阿瑶五音不全,因为解剖不需要唱歌。”蓝曦臣继续说。

“晓星尘是个灵魂画手,因为玩游戏不需要绘画。”蓝曦臣叭叭个没完。

四句话就黑了三个人。

其中两人还是在场群众。

早已不是当年段位的聂明玦与金光瑶慢慢抬起眼。

“以此类推,蓝曦臣为什么不学习?”聂明玦发问。

“因为靠吹箫走天下的男人,不需要学习。”金光瑶一字一句认真道。

蓝曦臣:“……”

“能不提吹箫吗?”被老铁扎到的蓝曦臣心痛不已。

当年那些纯洁善良的小伙伴都到哪里去了?

蓝曦臣坐在校车里,发觉自己离幼儿园越来越远了。








—244—

事实证明,人都是会变的。

有的是有意识的主动改变。

比如买东西从不还价的聂明玦,在金光瑶和蓝曦臣的长期摧残下开始能言善辩。

有的是不可抗力下的被动变化。

比如开学有一个东北人的晓星尘他们宿舍,大三变成了三个东北人。

“哪三个?你们宿舍不就四个人吗?”金光瑶奇怪的问。

“二狗一个,栓子一个,宋岚和我一人算半个。”晓星尘边撸boss边说。

“你说话听着也不像东北的。”蓝曦臣说。

“噶哈呢,快奶我一下。”晓星尘躲了一波伤害,“啊?你刚说什么?”

蓝曦臣:“……”

金光瑶:“……”

那一刻,金光瑶和蓝曦臣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东北话的力量。






—245—

后来蓝曦臣试探性地问金光瑶自己有没有不经意用过方言。

毕竟这种无形降低逼格的事情。

并不适合发生在老蓝家的绅士身上。

金光瑶想了想,摇摇头。

“喝多的时候也没有吗?”蓝曦臣继续问。

“没有,你就是发疯的时候也用的标准普通话。”金光瑶安慰道。

蓝曦臣松了一口气。

选择性忽略了金光瑶语气里浓浓的怨念和埋汰。






—246—

“不过你那天喝醉说过梦话。 ”金光瑶顿了顿又说。

“我说什么了?”蓝曦臣一怔,警惕的问。

“你把银行卡密码告诉我们了,还说死后要把遗产留给你弟。”金光瑶笑着说。

“……我密码是多少?”蓝曦臣觉得背后发凉。

“嗯……我想想,好像是生日后六位?”金光瑶不确定的说。

“……”蓝曦臣面无表情。

“我开玩笑的,你那天扯着我和大哥唱了一晚上歌,别的什么也没说。”金光瑶见蓝曦臣变了脸色,无情的嘲笑他许久。

被吵的一晚上没睡的委屈也平复了不少。

然后金光瑶笑着笑着,笑不下去了。

因为蓝曦臣依旧面如死灰。

“……”金光瑶灿灿的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死死的盯着金光瑶。

“……卧槽。”不小心戳破机密的金光瑶震惊了。






—247—

那天金光瑶是被蓝曦臣赶出来的。

蓝曦臣恼羞成怒,用扫把和簸箕像扫垃圾一样把他扫了出来。

聂明玦刚上楼就看见蹲在宿舍门口泪流满面的小伙伴。

“你在这干什么?”聂明玦吓了一跳。

晚上楼道灯光暗,他有种一不小心会将人踩死的错觉。

“大哥,我好像发财了。”金光瑶幽幽的声音从脚边传来。

聂明玦借着灯光看去,金光瑶身上脏兮兮的,表情晦暗不明。

看的聂明玦脚底发麻。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金光瑶盗墓刚回来。





评论(39)

热度(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