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29-235)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29—

趁对面集中抓下路,蓝曦臣悄咪咪偷起主宰。

对方察觉到赶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要打完了。

就差一个惩戒的功夫

电话突然响了。

“有没有想我!”话筒另一边金光瑶神采奕奕道。

“……是阿瑶啊。”被打扰到的蓝曦臣内心非常难受。

其实也亏的是蓝曦臣脾气好,很多像他这样的游戏迷被中途打搅是要发火的。

然而秉持着怨谁不能怨爹妈,火谁也不能火弟弟的信仰,蓝曦臣只好耐着性子哄人。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

语气别提有多敷衍。

实际上也比发火好不到哪儿去。

将金光瑶本来想高高兴兴给他讲的

自己去哪儿哪儿哪儿玩吃了什么认识了谁

等一系列能表达出“我过的很好很奈斯”意思的经历

全都噎在嘴边。





—230—

“你对我根本没有我对你般深情的思念!”金光瑶控诉,“你走,我要和大哥讲话。”

这下欲言又止的人变成蓝曦臣。

“谁打来的?”暗中观察已久,聂明玦见状走过来。

“阿瑶打来的。”蓝曦臣抽空回应聂明玦。

“哦。”只见聂明玦心领神会点点头,“那是谁?”

屏幕对面的金光瑶:“……”

开着免提的蓝曦臣:“……”

啪,金光瑶面无表情挂了电话。

在一片宁静祥和气氛中,聂明玦淡然翻开书。

看着第一道题,三段一长选最长,是B。

第二道题,三长一短选最短,是D。

第三道题,长短差不多CD里面挑一个,是C。

“大哥,我看到你偷笑了。”蓝曦臣故意戳穿他。

“没有。”聂明玦头也不抬,无比淡定。





—231—

其实人生很长

很多曾经感兴趣的东西都渐渐成了回忆。

蓝曦臣知道,无论当下有多痴迷这些游戏

在未来某天也同样会被卸载。

但人一生那么短暂,遇见什么人什么事都是缘分。

所以说21世纪还逗什么聂怀桑啊。

金光瑶显然有意思多了。





—232—

后来蓝忘机一放假,蓝曦臣就掂着行李走了。

聂明玦的手艺聂怀桑的萌,什么都挡不住蓝曦臣回家的诱惑。

“你还知道回来。”

蓝启仁不认同他在同学家赖这么久的行为。

无奈上上下下把人看了好几圈,也没挑出一丝不妥。

聂明玦家的伙食意外地真良心。

没把蓝曦臣饿着,反而还胖了一圈。

“多运动,别老呆在家里,现在你弟也学着快跟你一样了。”蓝启仁满脸复杂,欲言又止。

蓝曦臣嘴上答应着,目光在蓝启仁和蓝忘机身上来回飘。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有问题。





—233—

结果晚上蓝忘机主动爬床的行为着实让蓝曦臣惊讶了一把。

“……”蓝曦臣惊为天人的用词也让蓝忘机惊讶不已。

惊讶之余还有点心情复杂。

“哥,这种事不能拿来开玩笑……”蓝忘机为难的说。

“不说不说。”蓝曦臣举手投降,有对象了不起哦。

实际上在这三口之家里,身为唯一一位脱单人士,蓝忘机确实了不起。

毕竟你要让蓝曦臣带一个回来

动物杀手体质直接导致他连狗都拐不回来。

更别提人了。





—234—

蓝忘机表明来意,下周要去参加魏无羡姐姐的婚礼。

“你直接把自己送给人家好了”蓝曦臣觉得好笑,这就把自己归到别人家属里去了。

“你来吗?”蓝忘机问。

“我去做什么,你一个人就好。”蓝曦臣无奈笑笑。

想了想又说,“等你们结婚了我再去。”

然后不出意料看蓝忘机终于舒展开绷直的嘴角。

事后蓝曦臣发现自己对弟弟有恋人的事并没有什么芥蒂。

甚至不禁去思考想办法和未来弟媳搞好关系。

所以当其正式表明自己态度,从今往后就只能站在蓝忘机这条战线上了。

“你见到人父母了吗?”在外长兄如父,对方见过自己也算是见了半个家长。

蓝忘机摇头,“我见过他弟弟。”虽然没有血缘关系。

“这些事以后还是上点心,人一个男孩子跟着你不容易。”蓝曦臣点到为止。

他了解蓝忘机,毕竟他做事靠谱从没让自己真的不放心过。

“嗯,他见过叔父了。”蓝忘机淡淡的说。

“也好,早点见早……啥?”蓝曦臣一愣。

“放假回家的时候,我不知道叔父会来。”

“……”

蓝曦臣瞬间明白为什么一回家就看见蓝启仁一脸菜色。

为什么一回家蓝忘机就战战兢兢地爬自己床。

为什么今天自己做的饭能被俩人安安静静吃完。

都是套路!





—235—

“为什么?”电话那头听了一宿倾诉的聂明玦不解。

“因为,我们家要演《2012》了。”蓝曦臣幽幽的说。

把聂明玦听得一愣一愣。




评论(2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