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87-192)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小朋友们六一快乐#

————————————

—187—

虽然不小心闹了个笑话,在学校里这样的传言来的快去的也快,没过几天大家就消停了。

除了期间晓星尘曾提着金光瑶跑过来

一言不发面无表情把手放在蓝曦臣肚子上良久

自言自语说了句“这不科学”,又面无表情地走了外

谣言没有了。

表情包没有了。

辅导员不找做思想教育了。

蓝曦臣也不喝柠檬水了。

一切都在变化中发展前进。

唯一没有改变的,是蓝曦臣如磐石般有毅力的跑厕所行为。



—188—

大家经讨论一致认为这是习惯使然,得靠自己改过来。

这个大家自然指的是

偶尔指点天下通常不问世事的聂明玦

和通常消息灵通偶尔光临宿舍的金光瑶。

蓝曦臣很痛苦,“怎么纠正,憋着?”

说完金光瑶自己也觉得不大好。

“真的不需要我去校医院帮你带些治肾虚的药吗?”金光瑶担忧问。

说习惯是小事,要是发展成尿频呢?

时间长了导致炎症呢?

蓝曦臣想也不想直接拒绝。

“二哥我们去医院看看吧,我陪你一块。”金光瑶劝他。

“不去。”蓝曦臣意志依旧坚定。

自从小学五年级发烧在医院挨了一退烧针后,他就再也不想踏足那个鬼地方。

“万一真喝出毛病了怎么办?”金光瑶继续劝。

“……不去。”蓝曦臣权衡了一下,再次坚定。

最后谁也没讨论出个决定来,大家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聂明玦身上。

聂明玦思考许久,真诚建议。

“不如从根本上治疗,比如吃点脑残片。”

毕竟在他眼里,301的人都没有病。

要病也是病在脑子里。

脑子治好了,自然什么都好了。




—189—

后来蓝曦臣赶在周末放假回了家,前脚刚走,后脚就是瓢泼大雨。

聂明玦和金光瑶蔫蔫蹲在宿舍一整天没挪窝。

甚至惊奇的发现放在阳台的拖把上长了两颗蘑菇。

两人于是拍照片。

“可以,这下你们连饭都不用买了。”蓝曦臣在群里抠字。

一人一颗菇,活到九十五。

这场雨仿佛要把秋天浇个透心凉,聂明玦立马有种要过冬的错觉。

“你跟萧敬腾什么关系?”聂明玦电话里问。

一个到哪儿哪儿下雨,一个离哪儿哪儿下雨。

早知道下次应该算算蓝曦臣的八字。

是不是五行缺水。

好在阵雨来的凶猛去的也快,第二天立马转晴。

气温再下降也阻止不了金光瑶对学习的热情。

“我看见知识就像饥饿的人看见面包。”走之前金光瑶披了件大衣,身上鼓囊囊的。

聂明玦揶揄他,“你看起来就是个行走的面包。”

说完下楼呼吸清新空气打球去了。

俩人还和往常一样,各干各事,到了饭点就回来,到了晚上就睡觉。



—190—

然后到了凌晨两点金光瑶还没睡着觉辗转反侧起床洗脸,

看到聂明玦睁着俩眼睛囧囧有神

把他吓得差点尖叫的时候,

俩人一起感慨。

没有蓝曦臣的日子太平淡了太正常了。

让人根本无法适应!

回宿舍听不到键盘敲击声还能叫回宿舍吗?

早上起床洗漱耳边没有磨牙声还能叫早上吗?

不能!




—191—

夜半三更金光瑶卷了被子爬到聂明玦床上坐着叹气。

以前蓝曦臣天天在眼前晃悠不觉得。

一走影响居然这么大。

果然还是因为蓝曦臣太奇葩了,作为刺激源走后让人一时适应不了。

“既然睡不着,不如我们聊聊天。”金光瑶提议。

于是俩人谈天谈地谈回忆,从电动力学说到人体解剖,从毛泽东思想谈到通货膨胀。

“其实报志愿的时候我想学的是金融。”聂明玦望天。

“后来为什么没学?”金光瑶脑补出了一个为家庭与责任放弃理想的青年励志故事。

“差了几分,人没要我。”聂明玦叹气。

所以那之后他格外关心弟弟聂怀桑的学业,千叮咛万嘱咐不要重蹈他这个反面教材的覆辙。

“怀桑小时候特淘,上窜下跳的,跟你差不多。”说起弟弟聂明玦话变多了。

“不过在我面前一向很懂事。”聂明玦自我欣慰道。

“有时候真觉得不负责任些对不起他那么懂事。”聂明玦说。

“所以我每天辅导他学习,陪他锻炼,带他出去玩,好吃的都给他。”聂明玦一个一个数。

数完皱眉,“可他为什么不开心?”

聂明玦感慨万千,又列举出好几个例子,还没等说完腰上被踢了一脚。

转头见金光瑶蜷在床头呼呼大睡。

聂明玦:“……”

我说的有那么无聊?!



—192—

聂明玦听到他玻璃心碎裂的声音。

只好跑到蓝曦臣床上凑合一晚。

因为金光瑶不但鸠占鹊巢,把被子也卷走了。

第二天金光瑶起来给蓝曦臣打电话。

“我周一就回去了。”蓝曦臣说。

于是金光瑶周一上午蹦蹦跳跳去听课。

正上课兜里嗡的一声。

蓝曦臣:[计划有变,我周二回去。]

然后窗外乌云密布。

阵雨猝不及防。

金光瑶:“……”

金光瑶:[我要联系气象局农业局中国航空航天局把你抓起来!]

蓝曦臣:[?????]


评论(18)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