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随笔/观后感]死无对证

#不对作品进行任何褒贬,建立在原作说什么都对前提下的个人观后感#
#坐在影院里时我便在想,为什么要叫死无对证#



我记得那个画面。


来自四面八方的海流簇拥着沉默玛丽驶向黑礁,两道命运倏忽交错,在无声的呼啸中遥遥相望。

火焰大口吞噬着近乎灼烧掉整个海面的无上荣光,光芒融入热流,如同每一道海水泛起涟漪,渺小又执拗地波动了一下,最后全数寂寥在生命齿轮碾过的往昔。

世界在那一刻静止了。

气流推攮着烈焰涌窜,撩动他鬓角碎发,萨拉查看见那个麻雀般幼小的少年,行走在黑帆船甲板,一步一步,缓慢,静谧,却似踏过了千年。

他们仿佛相隔着一个世纪的沉寂。

少年神色平静,同晚餐后在自家花园里散步般悠然自如。淡淡海风拂过年轻的面颊,空气里杂糅着咸腥。天空侵染了海鸥的翅膀,傲然生灵兀自坠入大海,尘埃般微薄。

像大千世界一个新生命静静诞生,像无边天际一滴水珠悄然落入大海,像烈日下有风掠过沙漠掀起一颗沙砾。

萨拉查从那粒尘埃里望见他沉淀了一生的信仰。

胜利,骄傲,荣誉,尊严……

于是在下一秒,世界灰飞烟灭。

来不及阖眸。

一个差一步便能得到整个大海的海军将领消亡,一只稚嫩幼小的麻雀第一次用力张开翅膀,两块生命的齿轮在交错绞杀后擦身而过,越走越远。

唯留下破碎斑驳的记忆,混杂着炸裂的残片,消散于风烟,烙印入骸骨。

用最锋利的刀刃,雕刻在灵魂最深处的痛。

他被生命抛弃。

船体从底仓开始碎裂,火焰肆意流窜爆炸开来。热流蚕食了船员们的躯干,血肉之躯此刻就像人形薄纸,一旦触碰便立马消融,断颅残肢摇曳在半空,滑稽可笑。

他陷入大海紧实的怀抱,海水翻滚着填满那颗空洞的心脏,一切自海上升起,一切终将归于大海。

海军是,海盗亦是。

但大海拒绝了他。

涌入心脏的海水竞相奔腾而出,在一个名为“死亡”的源头一泻千里。

他被囚禁在时间与空间的黑暗缝隙里,无生也无死。百年和一瞬并没有差别,大脑还在运转,灵魂还在叫嚣,他还有永恒的时光去拥抱痛苦。

在无尽的虚无中,他终究忘记了一切。

烙印在灵魂深处的记忆碎落海水,缠绵入骨,最后凝结成一个千百次辗转于唇齿的名字,在脑海徘徊,在心脏震颤,如镣铐般扼住唤作萨拉查的执念。

——杰克·斯派洛

若是恨意成了唯一的救赎。

复仇便是光。


亡灵们在沉默中扑向了光。

亡灵鸟高昂起发黑的头骨,双翅不插一枚羽毛,它拍了拍翅膀,却还是飞了起来,盘旋在船骸上空。

乌云笼罩下她在海面孑然行走,一个沉默的骸骨载着一船不甘的亡灵。

茫茫大海中,萨拉查又远远看见那只麻雀。

你知道萨拉查是谁吗?

一个几乎杀尽海面上所有海盗的海军船长。

一个逢到处只留一个活口寻仇的不死亡灵。

可海军萨拉查死在了百慕大三角,亡灵船长本非活人。

不过一场执念。

三叉戟复原了他残损身躯,生命长河缓缓抚过那沟壑纵横的皮肤,合着血液流淌,填补体内微小的搏动,强壮有力,一如当年。

他终于如愿以偿,渺小的麻雀在海水疯狂冲刷中根本无力反抗。海面激荡起层层波澜,水汽恣意飞溅。

阳光投下的地方,湛蓝色海水映照出自己辉煌,平庸,壮烈,凄凉的人生。

大海包容一切,大海吞噬一切。

操纵命运的钥匙割裂了大海,一切都将分离,于是当它合上时,一切都将被尘封。

海面剧烈颤动着,海水里伸出无数双手互相拼命拉扯,在混沌中紧紧相拥。

仿佛不曾发生。

仿佛不曾存在。

万物归于平静。

——死无对证。


大海终于接纳了他。





——————————

我眼中的《死无对证》是一部双主角作品。

身为海盗的杰克,和身为海军的萨拉查。

在海盗湾一场战役里奇妙的相遇。

造就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

死无对证,死无对证。

死去的不复存在,活着的依旧活着。

……

只是最后不免为老帅哥巴博萨擦了一把泪。

老哥稳,又帅出新高度。

结局日常秀恩爱,威廉和伊丽莎白有情人终成眷属,俩人的儿子也成功拐走巴博萨的漂亮闺女。

在所有人成双入对的气氛里。

第五部的杰克船长再次嫁给了[自由]。

也可能是娶了[黑珍珠]。

谁知道呢。

期待下一部铁三角和大章鱼出场的可能性。

撒花🌸



评论(9)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