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78-182)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戒了柠檬水的我在沉迷奶茶后最近又爱上西瓜汁#

————————————


—178—

之后五个人一边总结战术一边越挫越勇。

就是怎么也赢不了。

好几次排到同样的对手,对面赢的都不好意思了。

晓星尘犟劲上来,一把一把的排。

“再来,我就不信了,这破游戏我玩了一万年了还赢不下一场55?!”说完撸袖子又排进队里。

帮主带着蓝曦臣一块蔫在墙角。

奶了一下午,俩人这会儿都有点晕奶。

宋岚身心俱疲,赶忙扑过去抢鼠标把队取消掉,“明天再玩,明天再玩……”

大家见状立马撤了个干干净净,生怕晓星尘反悔。

晓星尘看着四下做飞鸟而散的众人,深感凄凉。

“想当年我也是个以一敌十的铮铮血骨。”晓星尘瘫在椅子上有气无力。

宋岚想起大一的时候晓星尘拿他半大不小的道长在野外圈了十个怪,激动地喊他“来!哥哥给你展示一下什么叫一打十!”的情景。

果断把人从电脑前拉走。




—179—

当天晚上,蓝曦臣认真面壁思过自省良久,也觉得自己有点坑。

他良心发现,决定好好努力,一定不再拖大家后腿。

金光瑶做实验回来,见蓝曦臣在撸木桩。

金光瑶在睡午觉,蓝曦臣换了个无声鼠标撸木桩。

金光瑶睡醒拿着白大褂出去了,蓝曦臣依旧在撸木桩。

“这就是你逃课的理由?”聂明玦皱眉看着孜孜不倦打木桩的蓝曦臣说。

“课是什么?”蓝曦臣淡淡的抬眸,“只要胆子大,一年四季都放假。”

聂明玦夹上课本,对蓝曦臣抱以一拳,转身关门。

数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心说,有种你期末考试也逃。




—180—

俗话说得好,春困,夏乏,秋累,冬眠。

又是一年人们浑浑噩噩累到在床的季节,金光瑶趴在图书馆大长桌上栽了个瞌睡。

打个哈欠从图书馆出来,看着到中午了,本着长幼有序的原则金光瑶给聂明玦打电话。

“大哥我一会儿回宿舍,要带饭吗?”金光瑶问。

“你吃什么再给我买一份就行。”聂明玦干脆道。

金光瑶又给蓝曦臣打电话,“二哥,我一会儿回去,要带饭吗?”

“好啊。”蓝曦臣正好懒得下楼。

“你吃什么?”金光瑶问。

“嗯……都行。”蓝曦臣犹豫不决。

“盖浇饭?”金光瑶出主意。

“不要。”

“拉面?”

“不要。”

“快餐?”

“不要。”

“你到底吃什么?”

“随便吧。”

金光瑶果断挂掉电话,开始思考随便这个词的深层含义。

随便,不受约束,不加思考,随心所欲,简单便利,随即马上……

而凝聚了这一切释义精华的食物……

蓝曦臣在床上等了足足有半小时,金光瑶从外面回来,扔给他一盒方便面。

“这是什么?”蓝曦臣不敢置信。

“随便。”金光瑶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然后把一堆好吃的放在桌上,跟聂明玦分享。

下面两人吃香喝辣,蓝曦臣在上面眼巴巴看,内心十分复杂。

他感觉自己坐着的这块地方像被隔离出去的贫困区。

而对面,则是华尔街商业大厦。





—181—

自那以后蓝曦臣天天自己下楼买饭。

因为他只要一提随便,金光瑶就会带回来一盒方便面。

平时很少出门,蓝曦臣看外面卖啥都稀奇,变着花样给自己买饭吃。

“照这吃法,放假回去你弟该不认识你了。”聂明玦看他拆开一包叫花鸡,桌子上放了四杯饮料。

“三个人怎么买四杯?”聂明玦问。

蓝曦臣擦擦油手,“做活动,买一送一。”

跟金光瑶在一块待久了,大家都不自觉变得勤俭持家。

见到做活动就往里凑,见到甩卖两字就停下来看。

“酸吗?”金光瑶犹豫着拿起一杯。

“不酸。”蓝曦臣喝过后道。

那就好,无比信任自家二哥的金光瑶放心尝了一口。

立马吐了。

“你是吃醋长大的吗?!”金光瑶对着水池猛漱口,酸到牙根。

“你是吃糖长大的吗?”蓝曦臣表示理解不能。

后来大家才知道事情真相。

蓝叔叔做菜喜欢放醋,所以蓝曦臣和蓝忘机对酸味儿并不敏感,对甜味儿敏感。

孟阿姨做菜喜欢放糖,所以金光瑶对甜味儿不敏感。

而且由于一些童年阴影,对酸味儿非常敏感。

双方听完表示互相体谅,家庭环境差异嘛。

21世纪,就是要求同存异,互利共赢。

蓝曦臣大手一挥,下次哥哥给你带糖水。

一片兄友弟恭和谐景象。

在一旁默不作声围观的聂明玦眉头紧皱,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他扒开塑料袋看杯身,“不是,你们是不是有病?”

塑料杯上明晃晃“鲜柠檬”三个大字,“柠檬水不酸难道是咸的吗?!”

看着勾肩搭背的俩人,聂明玦愁在眼里,痛在心里。

这智商以后可咋办?




—182—

由于金光瑶不吃酸,那天蓝曦臣一个人解决掉了三大杯柠檬水,以至于说话都带柠檬味儿。

第二天蓝曦臣又在喝,金光瑶打趣他喝多上瘾。

第三天蓝曦臣又带回来一杯,聂明玦说这是真上瘾了。

连续一星期,蓝曦臣喝了七天十一杯柠檬水,大家开始发觉事情不太对。

要不是出现状况的只有蓝曦臣一个,金光瑶甚至怀疑里面加了毒品。

柠檬水也是水,喝多了蓝曦臣开始猛跑厕所。

写个作业背后人一趟一趟的跑来跑去,聂明玦忍不住了。

“你去给他看看,让他老实点。”聂明玦对宿舍庸医金光瑶说。

“咳咳!”金光瑶转过来像模像样给蓝曦臣把脉,“最近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的感觉吗?”

“想和柠檬水。”蓝曦臣痛苦道。

“为什么想喝?”金光瑶问。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喝,酸甜的很舒服。”蓝曦臣表情复杂。

金光瑶皱眉把着脉,一副苦大仇深样。

“我是不是有问题?”蓝曦臣问。

“是啊。”金光瑶松开手拍拍他肩膀微笑道,“恭喜,两个月了。”

蓝曦臣:“……”

“出去搞也不跟我们说,是不是兄弟?”金光瑶一脸责备。

蓝曦臣:“……”

金光瑶叹了一口气,“说吧,谁的。”

“班长的。”蓝曦臣面色凝重,自暴自弃道。

金光瑶二话不说拿起电话骂了一通。

电话那头小班长一脸懵逼,突然骂我不负责任抛妻弃子是什么意思?

冷漠无情是在说我最近没有找他玩吗?

关键是我什么时候还猥亵良家妇男了?!

而且蓝曦臣有了关我屁事。

……等等。

“蓝曦臣有啥玩意了?”小班长刚问了一句,对面传来嘟嘟忙音。

骂完就挂,真是丝毫不讲道理。

评论(26)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