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11-115)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11—

阳光明媚一个上午,安静如鸡的301突然传出一声哀嚎。

“有什么方法能让我一夜变成国服第一奶?!”蓝曦臣急躁的抓头发。

“做个美梦?”靠谱的人聂明玦提议。

“杀光所有玩奶的人!”不靠谱的人金光瑶提议。

蓝曦臣面无表情“还有呢?”

“除非游戏玩家都傻掉。”靠谱但不实际的聂明玦又说。

“你把ID改成‘国服第一奶’不就行了。”不靠谱但实际的金光瑶最后说。

默默回到原位,蓝曦臣觉得向他们询问的自己就是个傻逼。







—112—

我有一个梦想。

要找到一个游戏玩的很赞的女人。

跟她结婚生下一个游戏玩的更赞的孩子。

然后把孩子培养成国服第一奶。

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蓝曦臣一边说一边给自己鼓掌,分析的井井有条。

“醒醒,宅男是娶不到老婆的。”聂明玦一语点明真相。

“更何况这个宅男还是个穷逼。”金光瑶补充道。

这个时候运动青年和富二代的优势就出来了。

蓝曦臣语塞,想想好像是这个理。

于是他很生气。

“都是兄弟,装个聋会死吗?”








—113—

看着浑身都是戏的蓝曦臣,金光瑶忍不住感慨。

刚认识时蓝曦臣总是一脸温柔对着话筒聊游戏。

现在还是对着话筒一脸温和,可摘了耳机就是一神经病。

日久见人心说的一点都没错。

抽抽嘴角见不得人假正经的聂明玦立马插话。

“刚认识你的时候你不也是个正常人,泡面吃多了果然容易脑残。”

什么温雅君子,什么阳光少年,都是套路。

这个时代根本没有那种人。

只有网瘾青年和小逼崽子。

还他妈全被自己给撞上了。









—114—

说蓝曦臣宅不是没有依据,这人平时连宿舍都懒得出。

干什么都不积极。

就逃课逃的最勤快。

聂明玦和金光瑶几乎不缺课,只是一个早起一个掐点到。

三人不同专业从没一块上过课,作息不一样,大家都习惯了。

所以当金光瑶踩着铃声进教室看到坐在位子上的聂明玦时,内心是懵逼的。

“我是不是走错教室了?”他压低声音,生怕万一真走错了被人知道。

“这节马克思,你上的什么?”知道他好面子,聂明玦好心也低声问。

卧槽我也是马克思啊!

金光瑶一脸别扭坐在聂明玦身边拿出课本。

然后他们用整节课的时间讨论得出结果。

两个人都没走错教室,就是这个课。

“大哥……不知道为什么,跟你一块上课我觉得浑身难受。”

金光瑶五官块要皱在一起,看着就有够纠结。

坐在聂明玦身边,他感觉自己周围萦绕着黑气。

“你可以不来。”

我也觉得难受,聂明玦心说。

上个课金光瑶全程跟多动症儿童一样蹦哒个不停。

搁谁都难受。









—115—

这时候俩人还都没想到,开马克思的专业有物理学和临床医学,当然也可以有音乐系的。

所以当学期末蓝曦臣一脚踏入教室看到并肩坐在一起的聂明玦和金光瑶时,三个人都愣了。

“……我走错教室了?”对自己认路水平颇有自信的蓝曦臣很诧异。

然后他抓住问题关键。

“不对,你俩怎么都在这?”还坐在一起?

“你没走错,马克思对吧?就是这儿。”有经验的金光瑶淡定回答。

“我们来上课。”聂明玦觉得蓝曦臣这个问题很蠢。

“而你,一看就是逃了一学期的课。”金光瑶眼神里带着控诉。

“……”

铃声响起,内心不知是什么滋味的蓝曦臣默默坐过去凑堆。

这堂课的老师是个中年男人,带着副黑框眼睛。

串讲完知识点,老师接着交代期末考试注意事项。

他边走边说,正巧看到坐在走道边的蓝曦臣。

“你是第一次来吧,我怎么觉得没见过你?”老师问。

“我……大众脸。”没想到自己会被发现的老油条蓝曦臣说。

金光瑶扭过头憋笑。

“小伙子,还跟我玩?我认人很准的。”老师笑道。

“你边上这个男同学每次上课都蹦哒的厉害,我对他印象深刻,你坐他身边我更容易发现你。”

金光瑶笑不出来了。

他想哭。

最后后来期末考结束,蓝曦臣的马克思期末成绩是61。

而聂明玦和金光瑶都是90多。

“虽然及格了,但我还是有些心理不平衡。”

看着自己倒数的排名,蓝曦臣幽幽道。







评论(16)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