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童话〕——江澄公主

#魔道舞台剧#
#今天我们来黑一黑江澄#
#算了还是一起黑吧#
#向墨香铜臭致敬#
#向格林童话致敬#

——————————————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国王和王后,他们结婚多年仍然没有孩子。

王后身着金色长裙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被周围清一色的土豪金包围,他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与王国格格不入的白衣国王。

“陛下……”王后金光瑶提着裙子扑进国王蓝曦臣的怀里。“为什么我们结婚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孩子?”

是你有毛病还是我有毛病?

蓝曦臣拿出手帕轻轻擦拭王后脸上的泪水,动作十分温柔。

“我的王后,不要伤心,忧郁的日子总会过去。”他牵起金光瑶的手握在胸前。“我已经请了女巫施法,我们很快就会有孩子了。”

第二天早上金光瑶是被吓醒的,他发现床上多了一个孩子。

他伸出脚踩了踩,嗯,活的。

“陛下!”金光瑶抓着蓝曦臣使劲晃,晃的他脑壳疼。“我生了!”

听闻这个消息国王高兴的合不拢嘴。一把搂过王后,蓝曦臣抱起婴儿大手一挥。

“举国同庆!”

女巫诚不欺我!

“她真美,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全国上下洋溢着过年的气氛,宫殿内蓝曦臣抱着金光瑶一同端详怀中婴儿。

“她长的更像你。”金光瑶依偎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甜甜的笑。

“不,她像你,你看她那美丽的大双眼皮。”

话音未落,金光瑶面无表情坐了起来。

“我双眼皮是去年割的。”

“看她那漂亮的鼻子……”

“鼻子是前年隆的。”

“……”

“哦,多么美的小舌头根子啊!”蓝曦臣赞美道。

金光瑶满意的又依偎回去。“陛下,我们给她取个名字吧。”

国王将小公主放入襁褓,小公主睁着大眼睛四下好奇观望。

她有着比墨还要黑的头发,比雪还要白的皮肤,比血还要红的嘴唇,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的鼻梁,比东非大裂谷还要深邃的眼窝……

“就叫她江澄吧。”蓝曦臣说。

“为什么不是蓝澄?”金光瑶问。

“小声点,江枫眠在下面看着呢。”蓝曦臣压低声音。

“江澄这个名字真好。”金光瑶立马说道。

小公主江澄的满月很快就到了,国王邀请全国的人参加宴席。

宴席上金光瑶王后不小心被一块糖噎死,国王蓝曦臣又娶了一位新的王后。

新王后温情穿着一身红裙,将整个宫殿从土豪金重新装修成姨妈红。她时常带着一个叫温宁的魔镜,没事就喜欢问镜子她美不美。

“温宁温宁我问你,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王后吃着苹果问。

“王后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镜子答到。

温情高兴的大笑,笑声传遍皇宫各个角落,正在批公文的蓝曦臣手一抖,写错了字。

“我亲爱的王后,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在魔镜温宁审视的目光下,国王收回了打算拥抱王后的手,王后则啃着梨装做什么也没看见。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蓝曦臣不禁怀念起那个温柔乖巧不照镜子的前王后。

转眼间十八年过去,江澄已经成长为一位美丽成熟的公主。他提着紫罗兰一般的裙角,大领口裹不住他B罩杯的胸肌。

“温宁温宁我问你,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温情坐在花园里吃葡萄不吐葡萄皮。

“回王后,江澄公主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魔镜说。

“温宁,做镜子怎么能说谎呢!”王后一口气吃掉了所有的葡萄。

“是真的……江澄公主已经比您还要美了。”温宁很是委屈。

王后不信,她乔装打扮成一个仆人,偷偷跑到江澄公主的住处暗中观察。

在她观察的一周内,每天一大早江澄都会出来遛狗,各种各样的狗围着个紫衣少女汪汪叫。

几只白鸽停在小树梢,江澄公主唱着歌在打水的路上逗狗玩。

“茉莉你饿了吗?妃妃过来我摸摸你,好好也摸你仙子,不要急一个一个来,大家都有吃的……小爱不要咬我裙子!诶茉莉你去哪儿!别跑!歪日尼玛你们这群小犊子sbsklk……”

气急败坏的江澄惦起水桶追着狗到处跑。

躲在灌木丛里的温情“……”

为什么我会输给一个胸大无脑的公主?好气哦!

回来后温情王后不顾魔镜劝阻拍桌大喊。“来人啊!”

皇家大骑士魏无羡刷——的出现,单膝跪地手捂着胸口毕恭毕敬。

“到!”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把江澄公主杀掉,做不到就不要来见我!”

“是!王后殿下。”说完魏无羡又刷——的消失了。

不愧是大骑士,功夫了得。王后感觉自己势在必得。

皇宫里一只叫金凌的百灵鸟偶然听到王后的阴谋,他赶忙飞去向江澄报信。

“舅舅舅舅舅舅!”他扑腾着翅膀在门前叫。

“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舅舅,叫我公主!”江澄出来了,后面跟着一群狗。

在听到继母要迫害自己的消息后,江澄公主陷入沉思。

怎么办,要不要反?

百灵鸟金凌嘴角一抽拽着江澄公主的袖子就往外跑。“公主我们快跑吧!王后要带人来杀你了!你可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公主啊!”

对哦,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公主。江澄恍然大悟,撒腿就跑。

魏无羡赶到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公主的身影,只剩下一窝狗,各式各样,什么品种都有。

狗们很热情的向他打招呼。

“啊——救命啊!!!”

伴随着一声哀嚎,大骑士魏无羡磕磕绊绊跑回了家,江澄公主也顺利逃脱了王后的追杀。

公主被拉扯着来到森林深处,看见一个小木屋,本着不吃白不吃的皇家精神,在搜刮了屋里全部事物吃饱喝足后他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到了夜晚,屋子的主人回来了。

“咦?我们家进贼了!”小矮人蓝思追看到半掩的木门。

“天啊!有人把我一年份的的奶酪都吃完了!”进屋就看到桌子上狼藉一片,小矮人蓝景仪抱头大喊。

“啊啊啊啊……”友情客串的活尸甲抱住头跟着直嗷嗷。

小矮人们最后在卧室发现了躺在床上的江澄。

“就是这个人偷吃了我的奶酪!”蓝景仪瞪大眼睛。

“可是……可是他胸那么大,我们就原谅他吧。”蓝思追犹豫。

因为喝了太多水,江澄公主被尿憋醒了,睁开眼看见他床边站着三个小矮子。

“你们是谁?”江澄问。

“我是蓝思追,他是蓝景仪,那个是活尸甲,我们是善良的小矮人。”蓝思追说。

“你又是谁?”因为奶酪被吃,蓝景仪不开心地反问。

“我是江澄公主,你们为什么只有三个人?小矮人不是七个的吗?”江澄问。

“因为森林里有野兽!他把我的同伴都吃掉了!”蓝景仪伤心的哭了起来。

蓝思追不停地安慰他,江澄有点愧疚不知说什么好,突然外面传来梆梆的敲门声。

“不好了公主!魏无羡来了!”金凌扑腾翅膀飞进来喊道。

话说魏无羡受到惊吓跑回宫殿后,他仔细分析局势,猜到江澄会往森林里跑,于是也追进了森林。

“你看见江澄公主了吗?他往哪儿去了?”魏无羡问路牌。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路牌聂怀桑道。

魏无羡很绝望,他在森林里迷路了。

不仅迷路了,还遇到了野兽。

一只黑色的庞然大物从看到他第一眼起就追着他跑,他一路逃啊逃,终于看见一个小木屋。

“开门啊,江澄你有本事当公主你有本事开门啊!”眼看着野兽离自己越来越近,魏无羡疯狂拍门。

小矮人们拉住江澄公主不让他开门。

“不救他的话他会被野兽吃掉的,我那么善良的公主,怎么能眼睁睁看着……”

江澄还没说完,只见野兽一只手抓住了吓哭的魏无羡,一只手取下自己的帽子。

“帅哥你谁?”魏无羡愣住了。

“蓝忘机。”野兽说。

“你……你瞅啥。”

“瞅你咋地。”

然后大骑士魏无羡就被野兽蓝忘机带走了。

“……”

“追杀你的人已经走了,你也可以走了。”蓝思追说。

“不,我要待在这里,继母嫉妒我的美貌,她一定会再找别人来杀我。”江澄一屁股坐在地上。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留下你啊?你会做饭吗?”蓝思追疑惑的问。

“不会。”

“你会洗衣服吗?”

“不会。”

“那我们为什么要留下你?”

“我胸大。”

“哦。”

于是江澄公主留了下来。每天白天小矮人们外出采矿,江澄就在家里睡懒觉。

公主失踪了,这个消息迅速传到正在刷微博的国王蓝曦臣耳朵里,蓝曦臣很着急。

“女巫大人,江澄他能不能平安归来?”

“自然,他会遇到一名王子,乘着七彩祥云去救他。”女巫江厌离挥舞着魔杖施下法术。

“多谢女巫大人。”蓝曦臣松了口气,坐下继续刷微博。

过了半个月魏无羡还是没有回来,王后温情等不及了。

“温宁温宁,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她咬了一口橘子,发现自己忘记剥皮。

这不是个好兆头。

“王后殿下固然很美,但在森林的江澄公主比您更美。”说完温宁默默挪远。

果然,王后勃然大怒。“这次我要亲自出马,我就不信我整不死那个小贱人!”

温情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步履蹒跚的老妇人,提着一篮子有毒的水果,去森林里找江澄。

“你知道江澄公主在哪儿吗?”温情问路牌。

“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路牌聂怀桑直摇头。

一个星期过去,温情来到小木屋前,她已经从步履蹒跚的老妇人变成奄奄一息的老乞丐了。

她抬手敲门。“开门……”

咚咚咚——

“没水表!”

江澄推开门扶住差点摔倒的温情。“老奶奶你怎么了?”

温情笑呵呵拿出一个苹果。“小姑娘,买个苹果吧。”

“可是我没钱。”江澄公主道。

“那我免费送你一个好了。”温情退而求次。

“不要,我妈说了,不能吃陌生人给的东西。”江澄摇头,很是坚定。

“你看这苹果多漂亮啊。”

“没我漂亮。”

“多水灵啊……”

“没我水灵。”

“尝一个吧,很好吃的。”

“不吃,滚。”

“……”

温情忍无可忍,抓起苹果一把塞进江澄嘴里。

等小矮人们晚上回到家,看见江澄公主躺在地上。

“公主!公主你怎么了!”金凌扑上去哭。

“不哭,公主死了你还有我呀,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蓝思追过去安慰他,金凌靠在蓝思追怀里哭的说不出话。

大家决定把江澄公主放在水晶棺里,抬到山上埋葬。

王子聂明玦骑着马路过森林不小心迷失了方向,他看到前方有个路牌。

“喂,我该往哪儿走?”

“我不知……”路牌聂怀桑抬头看到聂明玦的脸,伸手指了个方向。

“往那个方向走500米左转一直走大约800米看见一个大树再左转就是了。”

聂明玦点点头。“谢谢。”

十分钟后,聂明玦看到前面有几个人抬着个棺材,他走上前却见棺材里躺着一名紫衣少女,少女头发比墨还要黑,皮肤比雪还要白,嘴唇比血还要红,鼻梁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

多么美丽的姑娘啊。

“她怎么了?”聂明玦问小矮人。

“他死了。”蓝景仪悲伤的说。

“谁死了!”这时棺材里的公主突然剧烈咳嗽,他痛苦的咳出一块苹果,慢慢睁开眼。

“江澄公主诈尸啦!”活尸甲惊悚的喊。

聂明玦打开水晶棺,弯下腰跪在江澄身边。

“美丽的公主,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江澄立马把头摇的比拨浪鼓还快。

去你的吧可吓死我了还跟你走。

拉过马缰绳,聂明玦也不强求。“那么公主,后会有期。”他举起马鞭。“走吧七彩祥云。”

一路尘土飞扬。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小孩子趴在老人腿上听故事。

“那后来呢?”他歪着头问老人故事的结局。

“后来江澄公主回到自己的王国,百灵鸟金凌和小矮人蓝思追留在了森林,骑士魏无羡被野兽蓝忘机吃掉了,温情王后带着魔镜温宁远走他乡……”老人一一回答。

“那江澄公主呢?她最后跟谁在一起了?”孩子好奇的问。

“他啊……”

老人转过身点燃一盏油灯,望着远方的灯塔,半晌开口。

“他至今单身。”

评论(93)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