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他送我走的那天,天降大雪,我们没撑伞。他门口的那条路真短,走完整条街,漫天风雪也白不了头,只朝眼眶一落,就化了。

——《为了聂先生的恩宠》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