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317-326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聂大保佑我明天过六级#

————————————



—317—

两人的反应之迅速令聂明玦一时有些接受不了。

在他眼里,尽管没有血缘关系没有母子情,女朋友毕竟也是一条人命。

就这么说不救就不救了不免令人心难安。

“正常人不应该陷入两难吗?”聂明玦意外道。

说好的送命题,怎么就被做成了送分题?

“更何况你怎么和你女朋友解释?”聂明玦问。

蓝曦臣想了想,平静地说,“对不起,可是不救妈犯法,我是个守法好公民。”

金光瑶更冷静,“对不起,我很喜欢你,但是我妈比你更重要。”

“……”回答直白的聂明玦反而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二狗在一旁啪啪直鼓掌。

三只单身狗在此刻默契地达成了战略共识。





—318—

乐了一会儿,金光瑶突然反应过来,他的疑问还没得到解答。

“等一下,那宋岚为什么不揍晓星尘?”金光瑶努力拽回话题。

“你还没有明白吗?”蓝曦臣自认为已经点透。

“啊?”金光瑶迷茫道。

“傻孩子,因为他要先擦鞋啊!”二狗道。

金光瑶一愣,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太有道理了!”金光瑶道。

于是大家纷纷乐呵呵的各回各窝。

二狗临走前颇有深意的瞥了他们一眼。

“……”聂明玦坐在原地,有点怀疑人生。

他似乎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






—319—

第二天球场上,聂明玦苦恼地向宋岚倾诉。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搞清楚

金光瑶一个发问

二狗的沉默是因为无语。

蓝曦臣的沉默是为套路做准备。

只有他的沉默是因为从一开始就他妈没听懂。






—320—

“大家都吸的一个屋的氧气,我却觉得自己活在状态外。”聂明玦纠结道。

他实在不想承认是自己老了,跟不上现在大学生的思路。

还好他不是一个人,宋岚感同身受。

“是啊,那些人水太深了。”宋岚拍拍聂明玦安慰道。

他经常在室友聊天的时候默默围观。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他太高冷。

实际上宋岚根本get不到他们的点。






—321—

宋岚和聂明玦相见恨晚,对坐在马路牙子上谈心。

魔道大学每天宿舍楼的开放时间在早六点到晚十一点。

平日里作息规律的宋岚总会在图书馆关门前回来。

然而这天等宋岚到宿舍已是晚上十一点。

比平时晚了整整一个小时。

习惯了每天十点准时给他开门的晓星尘心情十分焦躁。

甚至已经脑补出宋岚被抢劫被绑架被外星人劫持的情景。

419里其余两个人不在,晓星尘开着灯开着门一会儿看一眼时间。

宋岚进门正奇怪怎么没人锁门,扭脸撞上晓星尘的视线。

两人同时一怔。

“怎么这么晚?你去哪儿了!”晓星尘扒着床边,情绪激动。

活像个质问晚归丈夫的怨妇。

“……”宋岚一时竟不知作何反应。






—322—

本来十点给宋岚开个门就能休息

结果被迫神经紧十一点张熬到十一点

终于能安心睡觉。

“你怎么和聂明玦在一块了?”晓星尘随口问道。

于是宋岚把发生在301的事给晓星尘叙述道。

这下晓星尘又睡不着了。






—323—

有位哲人说过,在与书本抗争的时期里,八卦便成了精神食粮。

沉思片刻,晓星尘神秘的说,“子琛,你也认为真相真的是那样吗?”

宋岚有些疑惑。

晓星尘便把整个事件分析给他听。

在这场谈话中,金光瑶能轻易挑起事端,蓝曦臣能把控整个话题的走向,二狗看似陷在话题里,其实已经把自己摘干净了在一旁看热闹。

所以真正被陷局中的人,只有聂明玦。

“这不是普通的唠嗑,是一场博弈。”晓星尘严肃的总结道。

“……”宋岚听得目瞪口呆。






—324—

在晓星尘的分析里,聂明玦仿佛是一只羊群里的狼。

那群羊把他骗得团团转,让他误以为自己也是羊。

“还和大家一起吃草。”晓星尘道。

“吃草都抢不过其他羊。”宋岚道。

“更可怕的是,他还不知道,这是群藏羚羊。”晓星尘又道。

“我是不是该提醒一下他?”宋岚开始同情聂明玦。

晓星尘望天,“有时候知道的越少日子反而会过的越轻松。”

宋岚觉得十分有道理。






—325—

过了一会儿,晓星尘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你懂得挺多,想必也套路过我吧?”宋岚直勾勾盯着他。

晓星尘:“……”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326—

即使宋岚常年表情缺乏

晓星尘还是从他脸上读出了“我就知道”的意思。

他有种想咬舌头的冲动。

“……我昧有,怎么会呢。”晓星尘跟他打哈哈。

“你刚才说了方言。”宋岚提醒道。

“那是因为你太严肃了,我紧张。”晓星尘强行解释。

“……紧张到抖腿?”宋岚道。

晓星尘也不说话,看天看地看手机,就是不看宋岚。

宋岚:“……”知道的太多果然不好。





评论(24)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