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厚脸皮是避免尴尬的真理性唯一方法

比起那些正儿八经的写手,我似乎在乐乎和读者长期相处于一个十分和谐的气氛里,具体表现为:写手爱写不写,读者爱看不看,更了大家一起乐,不更拉倒各玩各。忙了一段儿回来一看,关注量不减反增。其实我炒鸡好奇,是什么让你们关注我这么个飘忽不定瞎几把写的lo主,还能忍到今天不取关的?

评论(4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