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36-240)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携三尊祝大家开学大吉吧#

————————————




—236—

这个梗让蓝曦臣挑出来笑了好久。

见到金光瑶笑,见不到自个一个人也笑。

自己笑完,还要拉着别人一起笑。

听完蓝曦臣一顿解释,晓星尘表示:咱们大临床学生自然处处出彩。

连腿都比你们音乐系的长。

一米八大长腿蓝曦臣表示不服,“凭什么?”

“你看你们班长。”晓星尘说。

蓝曦臣心服口服。

事实证明,一个人的身高长相和所学专业并没有绝对关联。

但所学专业一定会在日常生活中对那个人产生极大影响。

“自从学了临床,我在家切鱼片的水平都提高不少。”金光瑶感慨道。

原来看见一个人,那是整个人。

现在看见一个人,是分块的。

虽然这条悖论在后来被全体临床学生推翻。

眼神不好的是金光瑶,临床拒绝背锅。






—237—

不得不提,专业对人的影响力还是蛮大的。

即使其中更多的是外行人对一些特殊专业的想象。

“曦臣会很多乐器吧?”谈及特殊,晓星尘自然联想到艺术生。

“是啊,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在自家场地毫无顾忌,蓝曦臣只管吹逼。

实际上301的人从没见他用过箫以外的东西。

宿舍里倒是放了一架古琴,平时挺注意保养,盖着防尘布。

一盖就是大半年。

聂明玦推测那可能是珍藏版。

金光瑶说那叫厚葬。







—238—

“你什么时候学了十八种乐器?你不就会吹笛子吗?”聂明玦无情地戳穿他。

考虑到这辈子也许都没法让大哥分清什么是笛子什么是箫,蓝曦臣只好耐着性子。

“箫是从小练的,大学我跟着班长学了萨克斯。”

虽然小班长夸他的萨克斯可以用来牧羊。

“上学期期末你们在复习的时候,我还跟着班里妹子学了口琴。”

虽然妹子夸他的口琴吹得人垂涎欲滴。

“这学期如果有机会,我还能再学个大号。”蓝曦臣兴致勃勃道。

金光瑶很给面子地数了数蓝曦臣口中的十八般乐器。

口琴,萨克斯,箫。

把口哨也给他算上。

四舍五入就是一个亿了。

然后大家不约而同发觉,它们都属于吹奏类。

于是一致友善的总结道:口活不错。

蓝曦臣听了想打人。







—239—

其实会乐器的人在各种场合都比较吃香。

拿蓝曦臣他弟蓝忘机举例子。

一手古筝,出席了自幼儿园到高中所有校内外活动。

大到联合庆典,小到才艺展示。

从一闪一闪亮晶晶弹到高山流水十面埋伏。

后来蓝忘机技艺愈发精湛,也不弹什么名曲了。

就逮着一曲“问灵”往死里弹。

大到校庆节目小到班级聚会,全弹问灵。

蓝曦臣也不知道那群人究竟是来听琴的还是来看帅哥的。

一首曲子弹了三年,都听不腻的吗?

“都是亲兄弟,我怎么没见你受欢迎?”聂明玦心下一对比,疑惑不解。

哥俩上的是同一个初高中,按理说蓝曦臣不应该比蓝忘机差太多。

“因为我擅长的是箫。”蓝曦臣痛苦的回忆道。

“乐器也搞种族歧视?”金光瑶惊讶的问。

“是拿箫的姿势霸气不足?还是你吹的样子太过草莽没有气质?”聂明玦接着问。

蓝曦臣摇摇头,“也不是因为那个。”

当时校内有个文艺演出的选拔赛,是几个高三学长负责的。

进入决赛的除了蓝曦臣还有一个钢琴选手。

最终评委选了那名弹钢琴的学生。

而对于蓝曦臣,大家给出的回复是:钢琴比箫更适合出席正式场合。

“他们说吹箫听起来不太文明,还问我会不会吹笛子。”蓝曦臣心情复杂的说。

“吹箫怎么就不文明了?!”蓝曦臣越想越生气。

他早就过了吻管会流口水的年纪了好吗!







—240—

一旁金光瑶和聂明玦同时陷入了沉默。

比起路途坎坷的蓝曦臣,聂明玦觉得自己的兴趣百利而无一害。

学什么特长技艺都不如身体健康来的实在。

“你也别搞什么大号了,听着一样不文明,跟着我们物理的学打球吧。”聂明玦诚恳建议。

“打篮球跟物理有什么关系?”金光瑶奇怪的问。

聂明玦看了他一眼,语重心长,“你不懂,我们物理系的人投球那么准,都是计算过抛物线和加速度的。”

然后当场演算了一遍标准场地从篮筐到投球线的抛物线公式。

把金光瑶和蓝曦臣看的一愣一愣。

此时此刻聂明玦如同神袛般散发光辉。

俩人突然觉得,什么白玉箫萨克斯

在会演算的强大工科男面前,全都黯然失色。





评论(28)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