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30-235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节日快乐#

————————————



—230—

与蓝曦臣秉持的放养式教育相比

操心惯了的聂明玦对青少年身心成长更加负责。

就像他对聂怀桑要求的那样。

我的弟弟可以不优秀,但不能自弃。

不必至善至美,但不能以恶小而为之。

但蓝曦臣却认为,不应该过多限制孩子的自由。

后来聂明玦把金光瑶放回来,就这次事件与蓝曦臣进行了一场深刻的谈话。

“怀桑小时候逃课,被我逮到揍了一顿,他就知道好好学习了。”聂明玦回忆着举例。

蓝曦臣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从不逃课。”

“怀桑小时候一看动画片就入迷,被我抓着揍了一顿,他就知道好好写作业了。”聂明玦接着举例。

蓝曦臣接着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只看新闻联播。”

“怀桑小时候考不及格不敢找我签字,被我逮到作假签名,揍了一顿,他就知道考试要及格了。”聂明玦继续举例。

蓝曦臣继续不假思索,“忘机小时候只考满分,他升初中那年我练会了第8种签名。”

然后聂明玦实在举不出什么能推翻蓝曦臣的例子。

他面无表情看着蓝曦臣。

蓝曦臣一脸无辜看回去。

此时此刻聂明玦无比深刻的理解到

为什么有人会说出“别人家的孩子”这句话。





—231—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而原本被逮到小板凳上准备集体批斗的金光瑶

已经被遗忘到北冰洋之外。

淡定围观全程,金光瑶一边心疼被揍大的聂怀桑,一边把最后一片薯片吃完。

他觉得今天这会可能开不到自己这了。

毕竟再晚一会儿,俩人都有社团活动。





—232—

说起社团,聂明玦又恨铁不成钢。

“你就不能多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像曦臣那样出去吹个笛子也比在宿舍里好。”聂明玦教育道。

“大哥……我吹的是箫。”没等金光瑶开口,蓝曦臣忍不住插话。

“有区别吗?”聂明玦一顿,顺理成章转移注意力。

“当然。”蓝曦臣说。

“多大区别?”聂明玦又问。

“很大,外观、原理、声音……”

蓝曦臣还没说完,聂明玦出言打断。

“像篮球和躲避球的区别一样大?”

一句话把蓝曦臣噎成哑巴。

像当初聂明玦拉他一块打球,满场吼着“接球!别躲!跑什么跑!”时一样。

任你有理有据,在黑历史面前啥也不是。

看着俩人又理论起来,金光瑶冷静的在一旁装瞎子。

掐吧掐吧,互相掐起来就没人掐他了。





—233—

这辈子金光瑶也不会告诉他俩,自己本来是有社团的。

更不会说,他还参加的健身社。

更更不会说,他第一天去就被团里满满的壮汉惊呆了。

更更更不会说,他悲愤地当天晚上就找理由退了社。

金光瑶不怕自己底子差。

也不怕后天努力难。

就怕说去健身,社里一群肌肉男。

说去补习,班里一群优等生。

那感觉和跟骨瘦如柴的人相约一起减肥差不了多少。

真是苦逼极了。





—234—

其实金光瑶很小的时候便认识到自己身高是个劣势。

大学进了301后体会更甚。

看着188的蓝曦臣和192的聂明玦。

就像眼前站了两座山。

金光瑶心很痛,但他无可奈何。

都说自我暗示可以增强人的自信心。

“国内男性平均身高是169.7,我还多了0.3呢。”金光瑶时常自我安慰道。

这一官方调查数据让他欣慰了许久。

直到蓝曦臣告诉他,官方还说了,山东男性的平均身高是175.44。

一桶冷水从5.44厘米高空浇下来。

“作为一个拉低了全省男性平均身高的人,你有什么感想?”蓝曦臣举着水杯采访他。

那一刻金光瑶真的很想往里吐口水。

聂明玦听了这事,安慰他说,“身高只是一方面,你有自己的强项,何必在乎那些。”

“低就低,那又怎么样?”聂明玦理直气壮。

大哥就是大哥,说话自带威信。

把金光瑶感动的一塌糊涂。





—235—

当大家的思维还沉浸在那番正能量的发言时,聂明玦想了想,又问。

“你真有一米七?我怎么感觉少点……”

说着站在金光瑶身前用手比划着。

金光瑶的感动僵硬在脸上。

蓝曦臣十分确信,那时候他听到了有东西碎裂的声音。

后来班里组织填写信息。

表格下发到以宿舍为单位的学生手上。

作为301宿舍长的聂明玦,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无意间看到金光瑶那页单子。

“特长”一栏里鲜明写着三个字

——腿特长。

聂明玦:“……”




评论(11)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