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67-271)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秀娃狂魔金子轩,童颜巨矮金光瑶#

————————————



—267—

后来金光瑶在宴席上和金子轩八卦起这事。

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得有些高,金子轩比平时话了多不少。

“你嫂子说,这样以后给金凌开家长会,我们就是最年轻的家长了。”金子轩说。

“年轻有什么用?”金光瑶一时没搞懂。

“上台领奖的时候多威风!”金子轩自豪的说。

金光瑶一时竟无言以对。






—268—

所以事实证明,想象力和是否单身并没有什么关联。

有人单身30年

会从坐公交碰到别人胳膊联想到以后孩子小学在哪儿上。

也有人儿子两个月了

照样会从结婚联想到儿子家长会该用什么姿势领奖状才最帅。

“你知道为什么成绩好的孩子家长都坐最后一排吗?”金子轩神秘的说。

“为什么?”金光瑶一脸茫然。

“因为上台领奖的时候可以从教室最后走到最前。”金子轩说。

“你知道这条道叫什么吗?”金子轩又说。

“最万众瞩目家长领奖路线。”金子轩又又说。






—269—

古人语术业有专攻,例子很好举。

比如,学音乐的蓝曦臣会弹琴吹箫。

比如,学物理的聂明玦会求质点运动。

再比如,学临床的金光瑶会认人体结构。

这叫术业专攻。

但世界上还有个神奇东西——天赋。

比如,学音乐的蓝曦臣会编世纪风云狗血伦理剧本。

比如,学物理的聂明玦会演能唱歌的黑帮智障大佬。

再比如,学临床的金光瑶弹得一手超级爆炸牛逼三角铁。

现在天赋这个词在金子轩身上得到了升华。

以至于金光瑶一直无法理解

是什么让这个学建筑出身、钢筋混泥土里刨出来的男人

摇身一变,成了粉丝上万的网络达人。





—270—

在瞩目了微信朋友圈里没日没夜刷屏的小金凌照片后,金光瑶对此下定义。

“晒娃狂魔啊这是!”金光瑶感慨道。

数数金凌在这个世界活过的日子,还没他爸发过的朋友圈多。

之后金光瑶又在微博上、乐乎上、甚至简书上找到金子轩的认证号。

内容无一例外,主角都是他儿子。

“你这表哥,人挺有意思的。”蓝曦臣看完金子轩的lofter主页后说。

一千多篇文章

前50条是经历感悟、人生哲理、情感故事。

后950多条是刚出生的金凌、闭着眼睛的金凌、吃手指的金凌、大哭的金凌、睁大眼笑的金凌、睡觉蹬腿的金凌……

见过拍猫拍狗的,见过拍美食拍美女的。

拍儿子的蓝曦臣还是头一回见。

“别说,下面还真有不少人看。”聂明玦也稀奇道。

于是他们不出所料合力翻出一张打着卡通版马赛克的谜之半身照。

“……这姿势是把尿吧?”聂明玦指着这张特别的图问。

“这个……是在尿吧。”金光瑶不确定的说。

“好像是……”蓝曦臣摸着下巴说。

“应该是了……”金光瑶深感无力。

仨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心疼起未长大的小金凌。

他还没来得及变成坑爹的孩儿,就摊上了一个坑孩儿的爹。

不知道懂事后看到这些,他会做何感想。






—271—

这些怎么说毕竟是别人家的事,看过聊过这茬也就过去了。

但那天三个人是凑在一起看的金光瑶的手机。

为了保证能够第一时间获取信息,他把每个软件都设置了消息提醒。

而聂明玦又有个习惯,见到消息提示总要下意识点开看看内容。

所以在收藏更新的提醒出现的瞬间

聂明玦凭借本能眼疾手快,就把金光瑶的信息点开了。

蓝曦臣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眼前就被清一色的增高增肌健身塑形收藏刷了个满屏。

然后聂明玦眨眨眼,看了看金光瑶。

然后蓝曦臣眨眨眼,也看了看金光瑶。

“哦——”两声意味深长的喉音。

望着惨白的墙壁,金光瑶突然萌发了轻生的念头。





评论(22)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