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51-259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251—

“正好赶上饭点,你能蹭一顿叔父做的饭。”蓝曦臣一边拉着聂明玦一边说。

把蓝忘机一个人甩在后面。

“你的手艺是蓝叔叔教的?”聂明玦立马紧张起来。

“不是,我自学的。”蓝曦臣骄傲的说。

“那就好。”聂明玦放心了。

后来事实证明,聂明玦担忧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

但前人身先士卒的经验也提醒着我们这样的道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半个小时后,餐桌上,蓝启仁一脸狰狞笑容端出盘蛋炒饭放在聂明玦面前。

他慢吞吞接过那盘黑色的不明物体。

仿佛看到它具现化张着双手冲蓝曦臣喊爸爸。

聂明玦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252—

当时蓝曦臣一行人是中午到的家。

一月份的苏州大正午还不是很冷。

进门蓝启仁上上下下审视聂明玦这唯一的陌生人一身豪爽打扮。

黑色大衣,红围巾。

还差一个黑帽子,活像低配版上海滩片场跑出来的狗腿子。

围巾是蓝曦臣在路边买的,非说带上更有气质。

毕竟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收到礼物,聂明玦勉强接受了。

“回来了……这位是?”蓝启仁打开门很有风度的问。

三人齐齐一愣,剧本上没写开场怎么做介绍!

聂明玦看了看蓝曦臣,这咋整啊?

蓝曦臣看了看蓝忘机,你看着整啊?

于是蓝忘机语出惊人,“聂明玦,我男朋友。”





—254—

下一秒蓝曦臣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赶在蓝启仁关门的瞬间一把抓住了门沿。




—255—

于是蓝曦臣趁机进来了。

蓝忘机跟着也进来了。

让聂明玦进门仿佛是对蓝启仁的侮辱,无奈他有气没处撒。

谁料背后传来哗啦一声。

仨人扭头一看。

聂明玦围巾挂门上了,没进来。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别买劣质地摊货。

因为你很可能会带着它在见对象家长的时候缠到脖子。

接着缠到手,缠到门把手,缠到别人家的鞋柜。

在冬季的冷风中被一只围巾折磨成傻逼。

然后看到未来老丈人注视傻子般的眼光。




—256—

“早知道就拿你手机里那张照片做参考了。”蓝曦臣对蓝忘机说。

“为什么?”蓝忘机没跟上他思路。

“我之前说错了,大哥比我想象中厉害,弱智也能演。”蓝曦臣认真的说。

“……”

蓝忘机有一千万句妈卖批,他坚持不说。

只是打算偷偷写在小本本里。




—257—

蓝忘机还在帮聂明玦与围巾线做斗争。

蓝启仁把蓝曦臣拉到厨房,“他这个朋友是怎么回事?”

面对熟悉的剧情,蓝曦臣慢悠悠解释。

“忘机这么大了,谈个恋爱很正常。”

“他对象第一次见家长比较紧张,叔父你别吓着人家。”

“我知道您老关心他,人我看了,不错,对忘机挺好的。”

“你就是这种态度?!”蓝启仁不可置信,“这副犯罪嫌疑人脸还叫不错?前几天那个呢,这孩子最近怎么回事?”

要说蓝忘机脚踏两条船,蓝启仁是不相信的。

但他原来也不相信蓝忘机会带男朋友回家。

后来呢?

前有魏无羡,后有聂明玦。

现在蓝启仁不得不给这些问题都打上问号。

“不是他和我说您不喜欢那个,就把人甩了么。”蓝曦臣拍马屁。

“然后找了个这玩意?!”蓝启仁隔着门目光炯炯打量聂明玦。

“身高一米九,有钱有房有车,我看挺好。”蓝曦臣笑着说。

“不可理喻!”蓝启仁气呼呼走了。





—258—

最后蓝启仁实在看不下去,找了把剪刀把聂明玦从门口解救回来。

毕竟老开着门,冷风都进家里来了,怪冷的。

“蓝叔叔好。”聂明玦很有礼貌打招呼。

“受不起。”蓝启仁一反常态丝毫不给面子。

蓝曦臣拍了一下聂明玦的手臂,想提醒他叔父心情不好别把他惹急。

谁知聂明玦立刻挺直背,“叔父好。”

“……”这下蓝启仁回应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向来沉着稳重的他足足花了三分钟让自己冷静下来。

即使他在心里已经把聂明玦切段碾碎磨成面扫进垃圾堆无数次。

良好的教养让他怒极反笑,以礼待人。

“你是做什么的?”蓝启仁问。

“酒吧主唱。”聂明玦说。

这是仨人之前串好的,反正蓝启仁平时不听流行歌曲。

万一问起来,你就给他来段freestyle,蓝曦臣打好主意。

“歌手?”蓝启仁对这些不了解。

“算是吧。”其实聂明玦自己也不清楚。

不明确的答案显然让蓝启仁心生不满,脸更黑了。

聂明玦见状心里有些没底。

“工作还稳定吧?”

“稳定的很,台上就那一块座。”

“你那个酒吧环境怎么样?”

“宛如仙境,仙气缭绕。”

“平时抽烟喝酒不?”

“抽的不多,一天一盒。”

“出道多久了?”

“出狱三年了。”

“……”

聂明玦成功把天聊死,蓝启仁心情复杂,欲言又止。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259—

“叔父,现在娱乐圈都不好混的,红不红没关系,真心更重要不是么。”蓝曦臣赶紧出来打圆场,越打越偏。

还不忘给聂明玦使眼色:快表现的亲密一点!

聂明玦也回以眼色:滚!

于是蓝曦臣在蓝启仁转身的瞬间收获两双白眼。

除了聂明玦,白他的还有蓝忘机。

后来聂明玦只好模仿蓝曦臣,试着用安抚的姿势揉了揉蓝忘机的头。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还真营造出一种更似兄弟情谊的和谐气氛。

蓝曦臣见弟弟安静坐在人边上,心里一阵发酸。

他又趁蓝启仁低头给聂明玦使眼色:少对我弟动手动脚的!

聂明玦:“……”

聂明玦:就你屁事儿多!






评论(51)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