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大学301】217-223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聂怀桑:我好像要有大嫂了,可我不敢认怎么办,在线等,急#

————————————




—217—

十九岁那年寒假,蓝曦臣有了人生中第一把大橙武。

“非洲人”如他,终于实现了年少夙愿。

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回旋欣赏〔泽芜君〕背着金光灿灿古琴的飒爽英姿。

蓝曦臣激动的说不出话。

真可谓是得来全要费工夫,功夫不负有心人。

所以不难理解蓝曦臣情至深处一腔热血难耐。

所以不难理解他坐在聂明玦床上卯足力嗷的一嗓子。

所以不难理解聂明玦在厨房手一抖好险没把锅扔了。

“怎么了?”以为出什么大事,聂明玦皱眉跑过来。

被失控的蓝曦臣逮个正着。

“我有橙武了啊!”蓝曦臣高兴的抓住聂明玦不放。




—218—

十二岁那年暑假,聂怀桑有了人生中第一辆自行车。

虽然练习过程中曾摔趴在广场足有13次。

虽然大哥动不动就放手完了还不忘推他一把

无情的看他摔倒,拉起来,再推。

虽然有次骑太快聂明玦一手没抓住

在他背上划了道红印子。

最后聂怀桑还是在聂明玦连续一星期的教导下学会了骑车。

于是打初中起,他一直是个骑行党。

晚上下了自习,聂怀桑便蹬着小破驴不紧不慢回家。




—219—

那是聂怀桑第一次见到蓝曦臣。

在他哥的房间里,他哥略显凌乱的床上

一个陌生男子正满面春光扯着自家大哥的胳膊

整个人都快钻进他怀里。

而大哥看起来不但不生气

居然还很温柔地抚摸着那个人的后背?!

那句大哥你回来啦刚说一半就被咽回肚里。

聂怀桑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啪的把门关上!

可怜的门晃了两晃,吱呀又开了。

“跑什么,回来。”聂明玦在背后喊道。

“对对对不起!”聂怀桑差点咬住舌头。

“怀桑啊,冷静点你听我跟你哥解释。”蓝曦臣回过神也喊道。

“我不听我不听!”听完聂怀桑抖地更凶,捂耳朵跑回房间。

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聂明玦:“……”

蓝曦臣:“……”




—220—

看着聂怀桑狂奔而去的背影,蓝曦臣面无表情放开聂明玦坐直。

二人对视一眼。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221—

这等景致

纵是聂.见多识广.怀.老司机.桑,也不禁惊诧不已,汗流浃背。

惊诧是因为大哥居然把男人“带回家”!

流汗是因为大哥居然把“男人”带回家!

最重要的是,主语可是他大哥啊!

“不知道你成天在想什么。”聂明玦把聂怀桑拎回来。

“这是我室友。”聂明玦不屑于解释有的没的。

聂怀桑抬头见蓝曦臣一脸慈爱。

同居就同居,还室友……

“怀桑,叫人。”见弟弟呆愣愣的,聂明玦提醒道。

“哦……”叫……叫你劳耐个比!

我该叫什么?这他妈怎么叫?哥哥还是大嫂?

装傻叫哥哥万一大哥不满意揍我怎么办?

直白叫大嫂万一大哥恼羞成怒揍我怎么办?

聂怀桑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大哥了。

伴君如伴虎啊。

聂怀桑泪流满面。




—222—

另一边蓝曦臣看聂怀桑,怎么看怎么喜欢。

不像蓝忘机大高个,他一伸手就能摸到聂怀桑的头。

不像金光瑶作妖作死,聂怀桑单纯的跟朵小白花一样。

有礼貌又乖巧,一口一个曦臣哥还会给自己端茶倒水。

小跟班样的行径充分满足了蓝曦臣那颗膨胀的弟控心。

“怀桑现在是在练书法?”见屋里零散放了几副字,蓝曦臣突然问。

“他性子不稳,练练有好处。”聂明玦说。

“叔父以前给过我一套用具,我跟忘机都不喜欢这个,改天给怀桑吧。”

蓝曦臣又忍不住去摸聂怀桑的头。

聂明玦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只金毛正抚摸一只京巴。

不过蓝曦臣待自己弟弟真的好。

“感动吗?”聂明玦问聂怀桑。

聂怀桑忙把头点的跟打点机一般。

我我我我不敢动……





—223—

蓝曦臣在聂明玦家里住了有一个礼拜。

每天晚上聂怀桑都会乖巧的扒着房门对自己道“晚安”。

虽然神色总是怪怪的,还老在他和聂明玦身上来回瞅。

但蓝曦臣还是被妥妥的萌化了。

“大哥,我们不要阿瑶了吧。”蓝曦臣喝了口茶,严肃道。

所谓由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有了那么可爱的聂怀桑,谁还想要金光瑶啊。

“可以。”聂明玦点点头,对这个提议十分赞同。

谁不愿意听见自己弟弟被夸呢。

千里之外,不明真相地金光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殊不知自己已经被无情抛弃。





评论(26)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