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墨寒

瞎比写着玩儿

【魔道祖师】魔道大学301(199-204)

#主三尊#
#爱到深处自然黑#
#向墨香铜臭致敬#

————————————



—199—

期末考试前两周,金光瑶开始时不时复习专业课。

期末考试前五天,结课了的聂明玦开始着手复习。

于是这几天301里出现一种诡异的平静。

蓝曦臣看金光瑶,金光瑶看书。

蓝曦臣看聂明玦,聂明玦看题。

蓝曦臣看电脑,俩人一起看蓝曦臣。

一来二去,蓝曦臣有点不自在。




—200—

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小班长。

毕竟那是个能让聂明玦搬砖,能叫金光瑶敲三角铁的能人。

在音乐系人眼里,班长是万能的,班长是无敌的。

班里的标语就是有事找班长。

“如果你的朋友有天突然开始刻意回避你的目光,你看他他就不看你,你不看他他又盯着你,这是几个意思?”蓝曦臣诚恳求教。

对方不负众望花了五秒结束思考。

“他是同性吗?”

“是。”

“他是你的室友吗?”

“是。”

“这个‘他’包括聂明玦吗?”

“是。”

“那肯定是你行为不当。”小班长遵从内心,十分肯定道。




—201—

蓝曦臣心情复杂,他觉得班长字里行间似乎带上对自己的鄙视。

同时对大哥行动诡异却算成自己的问题深感疑惑。

“我行为不当?”蓝曦臣百思不得其解,把这事讲给金光瑶。

金光瑶合上书深吸一口气,果断在心里把小班长贴上小肚鸡肠的标签。

“他居然在背后不动声色地黑我。”金光瑶难掩气愤。

“他”不包括大哥就可能是我的问题了吗?

难道我看起来像个跟二哥同一水准的人吗!

“他黑的难道不是我?”蓝曦臣惊讶的睁大眼睛。

身为伟大蓝家的孩子,行为不当四个字仿佛在说他作风有问题。

“那倒没有。”金光瑶同情地看他一眼。

毕竟说实话不能算黑。

充其量叫坦诚。




—202—

所以到头来还是没有人解答蓝曦臣的疑惑。

不过这个疑惑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在金光瑶和聂明玦连续几日心照不宣的注视下

期末考试前一天晚上,蓝曦臣拿起了课本。

蓝曦臣:“……”

“你们到底在看些什么?”蓝曦臣如芒在脸。

四道赤裸裸的视线像要把他右脸刺穿。

“别闹,我明天考试呢。”蓝曦臣摆摆手表示今天不跟你们玩。

四道视线变得无比复杂,像要把他整个人刺穿。

蓝曦臣努力回忆自己近来做了什么惹人注目的事。

确定自己没有再发过酒疯。

没有再一天吃五顿饭。

没有再一觉睡14个小时。

“难道我又帅了?”蓝曦臣试探性问,然后在众人的冷漠中表情严肃,“不要这样,你们gay到我了。”





—203—

其实聂明玦和金光瑶心里想的是:这等嚣张之人,考完再嘲笑他也不迟。

所以他们选择沉默。

因为他们坚信,笑到最后的人才是最牛逼的人。



—204—

后来学校放假,期末成绩出来了。

金光瑶查成绩,全过。

“看见没,这就是努力的结果。”聂明玦说。

然后蓝曦臣查成绩,也是全过。

一张成绩单把大家所有话噎回肚子里。

回想废寝忘食啃书的日子,金光瑶哭笑不得,“看来不努力也会有收获。”

他可是为了那75分背了垒起来有一头高的课本。

还特地跑到大三求教同专业的晓星尘。

虽然晓星辰只是痛苦地告诉他:整本书都是重点。

聂明玦看着那一色60往上的及格分,陷入沉思。

原来关于蓝曦臣的问题,不是物理学,逻辑学,甚至数学能解决的问题。

这分明是门玄学。

如此排列整齐的61,62,63。

怎么看都不是一般人能考出来的。




评论(24)

热度(178)